论上海合作组织的地缘政治特征(杨恕 王瑛)
发布时间: 2015-04-10   浏览次数: 88

 

【摘要】上海合作组织地域辽阔, 其成员国之间! 成员国内部都表现出很明显的地域和社会差别, 同时它的周边环境也很复杂, 这给上合组织的整合与对外关系造成了困难。中亚是上合组织的核心区, 上合组织地缘的“心”是中亚, 功能的“心”是安全。中亚地区内部的差异和国家关系阻碍了中亚地区合作, 也使上合组织在中亚的经济合作水平不高。为了促进上合组织的经济合作,把乌鲁木齐建设成为地区经济中心, 提高乌鲁木齐的区位水平和辐射能力, 应是有效措施之一。

【关键词】 地缘政治; 中亚;上海合作组织;乌鲁木齐;经济合作

一、上海合作组织的地缘政治特征

上海合作组织( 以下简称上合组织)作为地区性国际组织, 其前身是上海五国会晤机制。随着2001年乌兹别克斯坦宣布加人,上合组织正式成立, 其成员国包括中国、俄罗斯, 以及中亚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

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看,上合组织有如下特征:

首先, 地域辽阔、资源丰富。上合组织的六个成员国中, 俄、中、哈三国在世界国土面积排名中位列前十,成员国总面积约3017万平方公里, 占欧亚大陆面积的五分之三, 是世界上面积最大的区域组织;从人口来看, 成员国人口约15.1亿, 占世界人口总数的近四分之一, 人口资源的优势明显;从自然资源来看,石油、天然气等重要战略性资源以及其他矿产资源、水资源等在区域内储量丰富,这种地缘优势使得上合组织在资源、资本、劳动力的流动以及市场的扩大等方面有很大的潜力,或许可以说上合是世界上最具资源潜力的地区组织。

第二,上合组织空间范围内差别大,这种差别既表现在地域特征上,也体现在发展水平上。成员国在国土面积和地貌特征上存在很大差异,除了中俄两国之外,其他成员国都是典型的内陆国家。而上合组织成员国在发展水平、速度和地区影响力上的差别也很明显:成员国既包括全球性、地区性大国,也包括地区影响力有限的小国;既有中等发达国家(如哈萨克斯坦),也有发展中国家;既有经济和综合国力提升迅速的国家(如中国),也有经济相对落后国家。这种地域和发展水平上的空间差别显然对成员国的国家利益、国家发展道路的选择以及对地区合作的态度产生一定影响,也在相当程度上限制了上合组织地缘优势的发挥和利用。例如,中国和俄罗斯是邻国,有边界4300多公里,但俄罗斯的发达地区在西部,中国的发达地区在东部,两个重要成员之间经济重心的距离增加了交流的成本,也使一体化成为难以企及的目标。中俄经济发达地区的空间位置,无疑使其他四个中亚成员国与中俄交流增加了地域选择的难题。从交流内容上,无疑要选择中国东部和俄罗斯西部,但从交流成本考虑又不得不做不同的选择。

第三, 成员国内部差异明显。这表现在一些国家地区间政治上的矛盾,地区经济发展的差别,以及文化的非均一性等方面。这些差别既是国内均衡发展的障碍,又对国家的对外政策产生了不利影响。国家为了减少区域差别,必须制定以均衡为目的的政策,但“兼顾”往往成为两难。最突出的地区差异例子是吉尔吉斯斯坦持续存在的南北问题,使国家难以建立稳定的体制和政府,而且国内局势处于亚冲突状态,各种不稳定因素也波及到周边国家。

第四,多元文化特征明显。成员国国内普遍存在多种民族和多种宗教并存的状况,有明显的多元文化特征,成员国之间也存在着主流意识形态和主体文化的差异。这种多元文化特征一方面为文化交流和文化发展提供了丰富的内容,另一方面也为增强彼此间的政治互信设置了障碍,不利于双边和多边关系的进一步发展。

第五,周边环境复杂。上合组织地跨欧亚两洲, 其邻接地区包括西亚、南亚、东南亚和东欧、北欧等地区, 邻国的价值观、社会制度、文化、宗教、民族等各方面都不相同, 在这种复杂的地缘政治环境中成员国有不同的个体利益、周边利益和地区利益,并受到各种外部因素的影响, 使得上合组织的对外关系处于一种非常难以协调的态势。俄罗斯与欧盟、北约, 中国与美国、日本,中亚与西亚、南亚的各种联系,常常超过了成员国之间的联系,增加了成员国的外交选择,其中既有正面的,也有负面的,但都使上合组织在对外关系的选择上减少了统一的动力。

上合组织的这些特征,对其发展来说无疑存在着正负两方面的影响,地缘政治特征是不可改变或难以改变的,这是上合组织发展过程中必须持续面对的问题

二、中亚是上合组织的核心地区

上合组织的六个成员国中,有四个位于中亚,也就是说多数成员在中亚。四国总面积351万平方公里,总人口约6000万。虽然与中国和俄罗斯有很大差别,但中亚的位置使它成为上合组织的空间中心,中心的意义体现在多方面。

首先,中亚西北部,亦即哈萨克斯坦的一部分深入俄罗斯伏尔加流域,与俄罗斯的十二个行政区接壤。哈萨克斯坦人口约25%是俄罗斯人,其中约一半居住在哈萨克斯坦北部。这些因素使哈萨克斯坦与俄罗斯存在着一种难以割离的关系。俄罗斯对中亚的优先考虑是安全,希望维持中亚作为毗邻地区的稳定并抵御来自阿富汗和伊斯兰世界的安全威胁,这实质上是前苏联南部地缘政治安全观的延续1。塔吉克斯坦内战使俄罗斯保留了在中亚的军事存在,阿富汗反恐战争又使俄罗斯加强了在中亚的军事力量。俄罗斯的这些行为一方面是出于对中亚安全的考虑,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维持俄罗斯在中亚的影响力,但显然安全利益是放在首位的。

其次,哈萨克斯坦[1]、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三国与中国有共同边界3000余公里,而且乌兹别克斯坦与中国的距离也不远。中亚在历史上与中国(主要是新疆)形成了多方面的密切联系,经济、文化的交流史超过了两千年,丝绸之路的辉煌成为共同的记忆。然而,帝俄征服中亚后,这一地区在不同时期对中国新疆的稳定产生了严重的负面影响,尽管造成这种情况的主体不是现在的中亚国家,但使中国在很长一段时期内主要从安全的角度来考虑与这一地区的关系.中亚国家独立后, 在双方努力建设新型睦邻关系的同时, 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在中亚和中国同时猖撅起来, 成为双方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的重大威胁。

中亚在上合组织内部发挥着连接东西的作用,这一功能是不可替代的, 而中心的影响也首先体现在安全方面。中亚的安全问题主要是由它的地缘政治条件造成的, 有其发展过程。帝俄征服中亚以后,中亚与大英帝国的势力范围直接接触, 但由于英俄双方的妥协, 基本没有发生严重冲突。苏联时期, 中亚南边的伊朗、阿富汗与苏联的关系时有亲疏, 但没有出现大的麻烦。中亚安全成为一个严重问题是或从阿富汗抗苏战争开始的,由于阿富汗战争,中亚处于苏美对抗的前线,苏联开始在军事、外交、安全等领域把中亚摆在一个突出的位置,这一状况大大改变了中亚地区饿地缘政治地位。在中亚国家独立前后,多种对地区安全带来负面影响的因素进人这一地区,主要有伊斯兰极端主义、恐怖主义、毒品、难民等, 使中亚安全形势迅速恶化,不仅严重威胁了中亚国家自身的国家构建和社会发展,同时也扩散到中国和俄罗斯,与中俄本土的安全威胁结合在一起,也就在这个时候,俄罗斯的车臣分裂一恐怖势力和中国“东突”势力也进人了中亚。这种形势迫使中俄两国把中亚安全作为自身安全的一部分来考虑, 也就是说中亚安全已成为中国和俄罗斯国家安全利益的重要组成部分。总之, 维护地区安全成为中亚国家和中俄两国的共同战略, 也成为上合组织建立的起因。

上海合作组织是由“上海五国”机制发展而来的, 而“上海五国”机制的基础是中国与俄、哈、吉、塔签署的《关于在边境地区加强军事领域信任的协定》。这一协定于1996426日由五国元首在上海签署, 协定的主要内容为:双方部署在边境地区的军事力量互不进攻;双方不进行针对对方的军事演习;限制军事演习的规模!范围和次数;通报边境10公里纵深地区的重大军事活动情况;相互邀请观察实兵演习;预防危险军事活动;加强双方边境地区军事力量和边防部队之间的友好交往等。19961227,中国代表团和俄、哈、吉、塔联合代表团举行了第二十二轮边境裁军谈判, 就中国与四国在边境地区相互裁减军事力量达成一致。1997424, 中、俄、哈、吉、塔五国元首在莫斯科签署了《关于在边境地区相互裁减军事力量的协定》。这两个协定表明,五国在军事互信和安全领域迈出了关键的一步。2001615, 哈、中、吉、俄、塔、乌六国元首签署上海合作组织成立宣言,同时签署了《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上海公约》。上合组织成立的过程表明,它的优先方向是安全, 安全合作是它的基础。上合组织成立十余年来,通过建立反恐中心、联合军演、联合反恐演习及多种会晤机制,使安全领域的合作取得了稳固的进展,取得了显著的成绩。在发展安全合作的同时,上合组织的合作也向经济、人文等领域推进,但毫无疑问,安全领域的合作是所有成员国积极参与的,是问题最少、成绩最大的,这充分说明了安全是上合组织功能的“心”。

除了以上的分析,中亚还有一个地缘政治因素值得考虑,那就是其周边地区存在着伊朗、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这样几个有特殊地缘政治意义的国家。伊朗自伊斯兰革命之后,一直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强烈对抗,在核问题、中东局势、能源安全方面与西方存在尖锐矛盾,美国一直“欲除之而后快”。巴基斯坦与中亚仅隔一条狭窄的瓦罕走廊,在历史和宗教方面与中亚有不少联系,自从巴基斯坦西北边境部落区成为恐怖极端势力的根据地之后,就与中亚安全建立了一种特殊的联系。阿富汗自重建以来,尽管取得了不少成绩,但政权的执政能力、国家稳定、经济发展依然处于令人担忧的状态。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三国毗邻, 民族、文化、宗教等多方面的密切联系使阿富汗对中亚局势有着特殊的影响,突出表现在塔吉克斯坦内战和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与塔利班、“基地”组织的合作上。这几个国家安全形势的任何变化都会很快波及到中亚,是中亚安全必须考虑的因素,也是中亚安全的另一个内涵。20062月,美国国务院调整了地区局的划分,把中亚从欧洲局划人南亚局,并将南亚局改名为南亚和中亚事务局。美国的这一政策调整,至少从一个方面说明了中亚和南亚间的联系在增加。

中亚国家的安全形势及其不安全因素的外溢,以及与南亚的联系,使中亚成为上合组织安全合作的核心。在这里需要指出,由于中亚地缘政治地位的重要性,大国和其他外部力量纷纷介人,这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中亚的地缘政治格局,使中亚在更多方面发挥了作用,对于这些次生的地缘政治因素,限于篇幅,本文就不作论述了。

三、中亚国家关系中的地缘政治因素

中亚国家独立初期,地区合作曾经是一个热门的话题,也的确建立了一些地区合作组织, 但这些组织的效率都不高,成效不大,甚至流于形式,这中间的原因很多,这里仅从地缘政治角度对中亚国家间关系做一些分析。

影响中亚国家间关系的主要有水资源和边界问题。水资源是中亚国家间关系中最严重的问题,突出表现在咸海流域。咸海是中亚两条最大的内陆河----阿姆河和锡尔河的终端湖。塔吉克斯坦处于阿姆河上游,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处于下游,吉尔吉斯斯坦处于锡尔河上游,哈萨克斯坦则处于下游。20世纪60年代初咸海危机发生以来,已经给中亚地区造成了大面积的生态灾害[2],并引起了世界的关注。目前,这一灾害还在发展。流域面积大的国际河流一般具有这样的特征:上游国家对水量贡献大,但消耗少,下游国家对水量贡献少,但消耗大;下游国家经济比较发达,人口密度较高,上游国家较不发达,人口密度较低。中亚的情况也大致如此。上下游国家在水问题方面的争议核心是其间的水量分配。然而, 还没有国际法对流域国家间的水量分配比例做出规定。在全世界263条国际河流中[3],流域国家间签订了水量分配的只有极少数的几条河,而且已有的协议多有利于下游国家。国际上对国际河流的水量分配没有制定法律的状况造成了中亚水资源分配没有法律可依。对中亚来说,确定上下游国家对水资源的使用不仅要“定量”,而且要定“时”。由于水力发电条件优越,上游国家境内建有大量水电站。冬季,水电站需要满负荷发电以解决社会需求,这也就意味着水电站大量放水,而此时下游国家农业用水处于最低值;夏季,下游国家农业用水处于峰值,需要上游国家大量放水,而此时上游国家用电量处于低值;水电站需要减少放水、增加蓄水以备冬季使用。很明显,上下游国家在使用水资源时,存在着“量”和“时”的巨大错位。苏联时期,上下游国家的水资源争议是由中央政府协调的,其基本原则是由下游国家以能源换取上游国家的水资源,并在财政上保持上下游地区的平衡。具体做法是,冬季,在上游国家对电能的需求大量增加时,减少上游水电站的泄水量,也就是减少发电量,以保持蓄水量,此时对能量需求的增加由下游国家补偿(天然气及电能);夏季,大量放水以满足下游国家的农业生产需要,但不大量增加发电量可以看出,这种处理方式是以下游国家的利益为主的。随着苏联解体,协调中心消失,这一问题就凸显出来了。现实表明,水资源问题实际上是一个利益冲突问题。近几年来,哈吉之间尽管没有签署水资源协议,但哈萨克斯坦以水利设施的维修费用的名义每年向吉尔吉斯斯坦支付一定的资金,缓解了两国之间的争议[4]。遗憾的是,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之间没有找到类似的解决办法。目前,中亚的情况是一些国家的水资源之争已经扩大到了其他领域,可以说已被政治化,这反过来使问题的解决面临更大的障碍。最尖锐的矛盾存在于乌兹别克斯坦与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与吉尔吉斯斯坦之间。从政治层面、还是从管理一技术层面解决争议,是一个两难的选择。笔者认为,减少政治化的行为,以互谅互让的精神,从管理一技术方面去寻找双方可以接受的、而不是理想的方法是可能的。应该指出,水资源争议是一个全球性问题,在缺水地区矛盾更突出。对国际河流的水资源问题,学者提出了各种理论和模式,但面对尖锐的利益冲突,这些理论很难转化为可接受的方法。目前,国际社会在跨境河流水资源利用方面有这样一些共识:首先要保证水资源的利用不能对全流域的生态环境造成危害;应在共同确定生态用水量之后再分配流域国家的用水量;水量分配要考虑有关国家在流域内的面积、人口、产业类型、传统习惯等。然而,迄今为止,还极少有国家依照这些原则达成水资源协议。足见解决中亚国家水资源问题的难度。

中亚国家间边界问题是在20 世纪20 年代因民族识别与划界产生的,许多学者对此做过研究,这里不再赘述。苏联解体后,这一问题凸显出来,但笔者认为,尽管它是国家间关系中的一个麻烦,但还不是一个严重障碍。比起水资源引发的矛盾,边界问题的影响要小得多。这是因为:第一,所有中亚国家都签署了《阿拉木图宜言》 ,在苏联时期确定的边界领土不可改变这一重大原则上达成共识;第二,争议领土的面积都不大,而且双方实际管理交叉重合的很少;第三,各国在解决边界问题上都采取了比较积极的态度,如哈萨克斯坦已经与吉、土、乌三个邻国都签署了边界协议。目前,中亚国家间边界存在问题比较多的地区是费尔干纳盆地。这些年来,在边界地区发生的一些小型冲突实质上是由国家关系造成的,而不是由领土争议引发的。发生冲突后,双方都采取了克制态度,没有使冲突扩大。只要沿着这一路径走下去,中亚国家间的边界问题就会逐渐淡化,当然,并不排除双方由于其他原因改变在边界问题上的态度而导致冲突。

引起中亚国家关系的边界问题还有与阿富汗的边界,主要是阿一塔边界。阿一塔边界全长约1300公里,大部分以喷赤河为界,位于高山河流地带,地形复杂,多个地段可以徒涉,难以控制。边界两边居民以塔吉克人为主,而且阿境内的塔吉克人比塔境内的塔吉克人还多(塔境内塔族人口约640万,阿境内塔族人口约为840)。边界地区的这种人口、自然状况、以及历史文化上的多种联系,使阿、塔两国的关系非常特殊。阿富汗内战爆发后,大批难民越过阿一塔边界,同时,毒品、武器也成为非法越境的大宗物品。由于边界管理失控,阿富汗不同势力深度介人了塔吉克斯坦内战,使阿富汗成为考虑塔吉克斯坦局势时不可忽视的因素。时至今日,阿一塔边界仍不能说得到了有效控制。塔政府进行了多方努力,大国、国际组织在与塔的安全合作中都把阿一塔边界的控制作为重要内容之一,说明了这段边界的特殊性和重要性。由于阿一塔边界未能有效控制,恐怖分子、毒品、武器不断通过塔吉克斯坦流人其他中亚国家,使它们对此多有不满。乌兹别克斯坦一直强化与塔吉克斯坦的边界管理,理由之一就是塔吉克斯坦对边界控制无力,而乌采取的措施已使两国边境地区的交流几乎完全停止。

这里顺便说一下阿一乌边界和阿一土边界的情况。阿一乌边界总长137公里,全部以喷赤河为界,喷赤河流出了高山地带,水面较宽,两岸平缓,易于控制。由于乌政府对乌伊运的跨境活动高度重视,对边界严加防范,因此,阿一乌边界的控制程度要好得多,但也不能说没有疏漏,恐怖一极端分子和毒品的越境依然不是罕见的个案。

阿一土边界总长740余公里,边境区虽然地势较平坦,但人口密度很低,有大片沙漠。土库曼斯坦的西边是里海,北部是大片沙漠,加之国内控制很严,恐怖一极端分子及贩毒活动缺乏空间,也不是易于通行的过境通道,阿一土边界没有造成太多的麻烦。土库曼斯坦一伊朗边界的情况也大致如此。

综合以上,中亚国家关系中地缘政治因素主要表现在水资源和边界划分上。水资源的状况很难改变,也很难解决,但边界划分问题更多是受人为因素的影响,解决起来应该比较容易。边界划分问题是随中亚国家独立而凸显的,在独立以来的二十余年时间里,边界问题的矛盾在逐步缓和;水资源问题尽管出现了一些严重事件,但没有向加大冲突的方向发展,希望在国际社会的参与下,能够逐渐找到走出困境的路。

四、加快建设上合组织的地区经济合作中心

上文分析了上合组织的地缘政治特征,明确提出中亚是上合组织的核心地区。上合是一个综合性功能的组织,但安全和经济是它的两个基本功能,是它的两个轮子。经过十多年的发展,明显出现了经济合作滞后于安全合作的状况。尽管成员国都意识到这一问题,希望改变现状,但还缺少有力的措施。笔者认为,促进中亚地区的经济合作,提高核心区的经济功能应该是加以研究的思路。

从理论上说,应当以是否有利于实现地区稳定和繁荣作为判断地区性组织政策成效的标准。落实到上合组织,其中亚政策应当有利于实现中亚地区局势的稳定和地区发展水平的提高。目前,上合组织已经在反恐安全等领域取得了相当的进展,但是在促进中亚国家以及所有成员国的经济发展方面进展较慢。由于中亚是上合组织的核心地区,发展中亚符合所有上合组织成员国的利益,应当把中亚地区的经济发展问题提升到更重要的地位,促进中亚国家通过经济交流,培养互信观念和休戚相关的共同体意识。

从地缘角度分析,尽管中亚有丰富的油气、矿产资源,也有一定的工业化基础,但在发展经济时存在几个重要的制约因素。首先,地处内陆环境,远离海洋,对外交流不便。表1是上合组织中亚成员国首都至最近海岸线的距离,距海洋最近的是杜尚别,但它离印度洋的距离也有170公里,且有高原阻隔,没有直达的公路和铁路;第二,远离世界主要的经济、政治中心,实施主动的、走出去的对外政策困难很大。 

1  上合组织中亚成员国首都至最近海岸线的距离         千米

首都          太平洋(上海)   印度洋( 卡拉奇)   黑海(诺沃罗西斯克)

阿斯塔纳      4400             3300                3000

比什凯克      4000             2300                2800

杜尚别        4400             1700                2400

塔什干        4400             2100                2400

资料来源: 杨恕《转型中的中亚和中国》,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549

中国作为中亚的邻国和上合组织内GDP最大的国家,有责任在中亚地区的经济合作方面做出更多的努力。首先,在上合组织的机制安排方面,要尽可能地考虑中亚成员国的利益和要求;其次,更多推进与中亚地区成员国的双边和多边合作。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中国需要选取一个支撑点来加强合作,这个支撑点,亦即中心城市可以在中亚区内,也可以在中亚之外,这主要取决于支撑点的条件。它应该有方便的交通,发达的产业和足够规模的人口。我们先看中亚区内,中亚人口10万以上的城市只有塔什干和阿拉木图。塔什干曾是前苏联的第四大城市(次于莫斯科、列宁格勒、基辅),各方面基础都较好。但独立后发展缓慢,人口约为230,GDP72.8亿美元(人民币约450亿元),只相当于乌鲁木齐市的四分之一强。另外, 乌与其他中亚国家的关系都有问题,显然无法承担地区经济中心的作用。阿拉木图是哈萨克斯坦的前首都,目前人口143.5万,GDP约为272.6亿美元(1690亿人民币)略低于乌鲁木齐, 但城市规模和基础设施都不足,承担中心也有问题。因此,可以说,中亚还没有可以辐射整个地区的经济中心。这样,就只能考虑中国的城市了。显然,乌鲁木齐是惟一的选择。乌鲁木齐现有人口311万,2012GDP预计将突破2000亿元[5]此外,交通便利,工农业生产都有一定基础.特别是它的地理位置,与中亚各主要城市的距离都不远,大都在两小时的航程之内。但目前乌鲁木齐还无力承担地区经济中心的功能。首先,是因为它的GDP总量优势不大;其次, 它还不是一个金融中心,特别是资本输出的能力很差,在商品、技术、管理、服务各方面的输出量也比较少;第三,它的科技、教育水平都还不具优势。由于这些原因,目前乌鲁木齐在与中亚的经济合作方面,主要是依靠其地理优势,承担中国东部与中亚之间的中转功能。但这种状况随着国内西部大开发、新疆跨越式发展等战略和政策的推行,已经在发生变化,而且在今后几年内还会发生更大的变化。

从乌鲁木齐市交通条件的改善可以看出其发展潜力。根据中国《综合交通网中长期发展规划》,2014年,乌鲁木齐到兰州的动车运行时间将缩短到6个小时,而兰州到重庆的时间仅4个小时。由于重庆可以通过长江水运到达上海(太平洋出海口),而这种运输成本与海运相差无几,这实际上大大缩短了乌鲁木齐与太平洋的距离。第二,根据国内铁路规划,新疆铁路目前单一点线的运输状况将被打破,向东将形成四条出疆通道(兰新线、哈临线、青新线、新藏线),这将在新疆、甘肃、青海三省之间形成新的承运能力巨大和运输快速的铁路运输通道,并将与既有的兰新铁路以及陇海、兰渝、包兰等铁路紧密衔接[6],形成辐射范围更广、服务人口更多的西部铁路运输网络,成为进一步增强西北与华北、华东和西南地区之间联系的重要桥梁。而根据出境铁路的规划布局,新疆向西有4条出境通道列入规划中,分别是兰新线西段、精伊霍铁路、中吉铁路、中巴铁路[7] (中巴铁路东起喀什,西至瓜达尔港.2013130日,巴基斯坦政府将该港运营管理权交给了中国公司),从交通上密切了新疆与中亚、南亚国家的运输联系。从航空来看,从乌鲁木齐到中亚五国首都的航行时间多在两小时左右, 这为地区间的经贸交通提供了便利条件。从陆地口岸来看,新疆向中亚地区常年开放七个一类陆地口岸,其中包括五个针对哈萨克斯坦的口岸(吉木乃、巴克图、阿拉山口、霍尔果斯、都拉塔),两个对吉尔吉斯坦的口岸(吐尔朵特、伊尔克什坦),以及一个针对塔吉克斯坦的临时开放口岸(卡拉苏)[8],这使得从乌鲁木齐到中亚各地的客运和货运运输都很方便。上述交通规划完成之后,将使中国东部的资源大量西移,拉近中亚与中国东部的距离,大大提高乌鲁木齐市作为中心城市的功能和辐射能力。

我们还应当看到,中亚国家之间还没有一条国际标准的高速公路,这种状况限制了中亚各个国家的经贸、文化等方面的交往,通过研究中亚国家主要城市的空间位置可以发现:如果将哈萨克斯坦前首都阿拉木图和土库曼斯坦首都阿什哈巴德用一条直线连接起来,除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的位置稍偏之外,塔什干、比什凯克这两个首都落在这条直线上,以这条直线为轴的周边地区恰恰是中亚人口分布最密集的地区,其中又以费尔干纳盆地为主,这片只占中亚面积15%的土地上生活着中亚近70%的人口[9]。显然,如果沿此线修建一条高等级公路,将使中亚大多数人口受益,如果把这条直线向东延长,它将在偏北10多公里的位置通过乌鲁木齐.我们可以将其称为“亚洲中部经济发展轴”或“乌鲁木齐一阿什哈巴德轴”。这个构想从另一侧面显示了乌鲁木齐在促进中亚地区整合和经贸合作中可能发挥的功能。

五、结论

上合组织的地缘政治特征集中表现在其内部的巨大差异和复杂的周边环境上,这使上合组织的内部整合成为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上合组织地缘的中心是中亚,功能的中心是安全,而安全合作又以中亚地区的安全为核心,也就是说,上合组织的两个“心”在中亚叠加, 这使中亚成为上合组织的核心地区。目前,上合组织的安全合作已经取得了明显的成绩,在保障中亚地区安全方面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对此应有充分的评价。对上合组织空心化一类的说法,笔者绝对不能苟同。中亚的中心位置随着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的发展,将更多地在各方面表现出其重要性。例如,第二亚欧大陆桥开通后,中亚已经开始发挥欧洲和亚太之间的/中间站0作用。从长远发展的角度看,如果中国与欧洲、中亚与欧洲之间的铁路运输量不断增长,甚至中亚与欧洲、中亚与中国之间的高速公路网能够建成,那么,“中间站”的作用会更加重要。这不仅会促进中亚进人欧洲,同时也会推动中亚融入亚太,无疑也会加强欧洲与亚太的联系。当前,人们对美国的战略东移非常关注,但“东移”不仅是军事和安全的,更重要的是经济和政治的、文化的。东移会提高亚太地区在全球格局中的地位,也会使中亚扩大与亚太地区的联系。

由于地缘政治及其他原因,中亚国家间的关系存在不少问题,这使地区合作的水平不高,也成为上合组织的经济合作水平不高的重要原因之一。建议以推动中亚地区经济合作来提高上合组织的经济合作水平,改变目前上合组织经济合作滞后于安全合作的状况。中国应对中亚地区的发展与经济合作承担更多的责任。在今后一段时间里,把乌鲁木齐建设成为地区经济中心是比较可行的方案,我们期待着它的成功。

 注释:


[1] C M 阿基姆别科夫.阿富汗焦点和中亚安全问题!M ].杨恕, 汪金国, .兰州: 兰州大学出版社, 2002 : 9, 103.

[2] 杨恕.咸海--危机与前途[J] .兰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1998 ( 1) :119- 126.

[3] 杨恕, 沈晓晨.解决国际河流水资源分配问题的国际法基础[J] .兰州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2009 (4) : 8- 15.

[4] Казахстап выплатит Кыргызстант предоплату в 25  млн за электроэнергмно в зимний периодD B /O L 8. [2010-05-20}.http ://www.ea- new s.org/print /232771.

5乌鲁木齐计划2012GDP要完成2 000亿元[D B /O L ]. {20120107] . ht tp://news .iyax in.com /content/201201/07/ce o nt e n t 2 5 5 3 8 2 .h t m .

[6] 兰新铁路第二双线新疆段14座隧道全部贯通[D B /O L ] ht tp ://xj .peo ple.co m .en/2012/1126/eis63 3 21 7 7 7 2 2 1 2 .ht m .

[7] 新疆4条铁路竣工, 北疆三地结束不通铁路历史!D B /o L ). [2009, 11068. http://bt.xin huan et.eom /200911/06/e o lt e n t _1 8 1 5 9 7 6 5 .ht m .

[8] 中华人民共和国乌鲁木齐海关[DB /OL][2009-1106].http://urum qi.customs.gov.cn/tabid/3683/Default.aspx.

[9] 杨恕.转型中的中亚和中国呵.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 05 : 45.

 

【作者简介】

杨恕(1947 ), , 河北清河人, 教授, 博士生导师, 新疆师范大学特聘昆仑教授,主要从事:中亚及地缘政治研究。

 

                           本文摘自《兰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41卷第2


本站由新疆师范大学信息管理中心建设 Copyright © Xinjiang Normal University 新ICP备10003677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新医路新疆师范大学中亚研究中心 | 邮编:830054 | 网站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