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疆社会科学院刊文研究哈萨克斯坦宪法
发布时间: 2015-11-23   浏览次数: 34

 

哈通社阿斯塔纳1121日电  新疆社会科学院主办的综合性人文社会科学学术理论刊物《新疆社会科学》,日前刊载题为《基本权利的维稳与团结功能--<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宪法>为例》的学术文章,对哈萨克斯坦宪法在维护国家稳定和繁荣发展过程中起到的作用进行了深入地分析。以下为文章全文,作者周忠学。

哈萨克斯坦作为原苏联的一个加盟共和国于199010月通过哈萨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 《主权宣言》,并于同年1216日宣布独立。哈萨克斯坦有131个民族、30多个宗教教派,当 中亚国家相继发生"颜色革命"时,哈萨克斯坦没有因复杂的民族与多元的教派发生"颜色革命"导致国家动荡;当中亚国家因贫穷一筹莫展时,哈萨克斯坦却发展迅速、阔步向前,一跃成为原苏联加盟共和国中最发达的国家之一,经济占中亚总量的七成。斩获这些成就的因素很多,其中最为关键的是哈萨克斯坦有着一部万分恰切的宪法。这部宪法建构了全新的哈萨克斯坦,促使各民族、各教派相互团结,保持着社会的稳定。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指出:"哈萨克斯坦人民应成为各民族公民的共同体,而不是一个新的民族共同体。"

一、稳定、团结的理论基础:主权理论与公民理论

我们知道现代国家大多是多民族组成的国家,民族国家是一个法律概念,其指向具有主权的公民国家,其法理依据是宪法。主权作为民族国家的表征通过作为人民契约统一的书面载体的宪法获得了正当性,公民则是具有民族国家国籍的平等参与者,故主权理论与公民理论是宪法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主权与公民也是宪法的法权安排,宪法是主权与公民的载体,主权与公民是宪法的重要内容,主权起到建构国家的作用。我国法学家许章润曾揭示主权的意义:由于主权思想 与空间主权范域场景彼此镶嵌,且共享历史积淀,故使民族的归属感与文化认同重叠归一。故民族国家通过主权建构,并对国家的稳定与民族的团结及具有一国国籍的公民提供了理论的依据与现实的基础。公民理论肇始于反抗封建等级统治的过程之中,正如法国思想家米歇尔,福柯所揭示的,民族诞生于历史语境之中,起始她并不是历史的主角,她于芸芸众生的社会之中萌发,被一些历史学家定义为社团,沿袭自己的惯例、习俗,叙述着自己的经历,最后被归为民族(nation)。这里的民族表征着从封建贵族压制下走出的具有独立平等的市民,市民以民族身份 最终通过宪法整合一个稳定团结的法律共同体^国家。事实是,主权理论与公民理论从来都是相互联系、彼此交织,一起构筑宪法理论、共同完成现代民族国家的任务^稳定与团结。

哈萨克斯坦正是借助统一于宪法的主权理论与公民理论完成国家的建构并保证了国家的稳定与团结。哈萨克斯坦宪法一开始就庄严地宣示了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是基于地域为基础而不是以狭 隘的种族建构的国家,这个国家是政治意义上的,不是以自然的、血统意义的,有着自由、和平的理想,肩负着建设一个持久安定、繁荣国家的重大使命,以求在世界民族之林有着自己体面的 一席之地。哈萨克斯坦通过宪法共享着具有普世意义且承载着忠于自由、平等与和睦的理想的宪法文化,因此,这个文化叙述着民族的理想、激发了民族共同体的归属感。这里彼此认同的平 等的公民身份成为相互团结的纽带,正如美国学者大卫霍林格所言:"在一个移民越来越多的 并且文化趋于多样化的时代里,世俗的公民民族作为团结的核心层面(它至少能够在一个多人种的社会里确保其成员的基本人权和福利)还有很多值得讨论的地方。这种团结向人们承诺,它能 够比普遍主义和特殊主义的方案更富有创造性地,也更具体地协调人类不同种群之间的关系。"正是这种由于法律共同体的平等、自由、宽容激发了公民对于哈萨克斯坦这个共同体的忠诚。是 故,国家忠诚的理念更能促发与加强对国家的认同。哈萨克斯坦共和国这个法律共同体具有了精神意义,并逐渐演化为哈萨克斯坦的精神共同体。对此,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总结 道:"哈萨克斯坦的民族和谐,并非某些民族的天然特性使然。遗憾的是,哈萨克斯坦的民族历史也像其他国家一样,是一部充满了民族血腥冲突的历史。我们的民族和谐,是哈萨克斯坦国家 近年来在公民社会支持下艰苦努力的结果。"

二、稳定、团结的现实基础:民族融合

哈萨克斯坦是有着众多民族与宗教的国家,如何在宪法中处理好民族宗教问题无疑关系着哈萨克斯坦的稳定与团结,只有做到民族融合才能达致真正的稳定与团结。

首先,通过强化个人主体意识与弱化族群特性寻求民族意识的融合。公民理论有着深厚的 "人是目的,不是手段"思想积淀,是作为个体的西方自由主义的最终载体,能有效地把人从族群、历史、文化中剥离出来,进而融进一个新的法律共同体。现实中,哈萨克斯坦每个族群都有 自己独特的历史文化,同时有着自己的主张与欲求。如果处理不慎,就可能演变为族群主义,严重危害国家的稳定与团结。在当代很难寻求到单一族群型构的国家的境遇下,这种族群主义在世 界范围内引发了严重的族群冲突,造成了严重的损失。哈萨克斯坦正是通过其宪法有效地解决了公民理论与族群现实的问题,宪法在第1条第1款明确告知哈萨克斯坦共和国追求的最高价值为"为人、人的生命、人的权利和自由";并在第12条第2款进一步确定了 "人的权利和自由为天赋的,是绝对的和不可剥夺的,它们决定着法律和其他规范法令的内容和运用"。通过宪 法的规训,哈萨克斯坦人民逐渐认同哈萨克斯坦作为多民族国家的法律共同体,在此文化熏陶下 逐步产生了归属感。

其次,通过探求历史、文化的归属达致心灵的融合。一方面,哈萨克斯坦大力弘扬民族文化。宪法第7条中规定了哈萨克斯坦共和国的国语是哈萨克语,并且要求国家尽可能地为境内存 在的各种语言发展创造一切条件,这样通过心灵外象的语言探求心灵的聚合。因为语言是影响哈俄两大民族关系的重要问题,并且语言是一个族群的重要表征与历史文化的载体,处理好语言 问题有利于推动哈萨克斯坦的稳定与团结,宪法的这一规定无疑为各族群的文化自治奠定了坚强的基础。纳扎尔巴耶夫总统指出:"国家语言,是与爱国主义密切相关的具有国家意义的问题。 国语的象征意义犹如国旗、国徽、国歌,是祖国的构成要素,肩负着团结全体国民的使命。"据此,现实中各种语言得到了充分发展,俄语和哈萨克语同为政府、议会以及其他各种权力机构 的工作语言;日常公文,像司法审判,同时采用俄语和哈萨克语;国家货币上的面值既用数字表示,也用哈、俄两种文字表示;电视节目中哈、俄两种文字大约各占一半,等等。另一方面,宪 法规定"我们^哈萨克斯坦人民,由共同的历史命运联系起来",以此提倡尊重、珍惜各族群历史。对于哈萨克斯坦历史的意义,纳扎尔巴耶夫总统给予了十分精准的评价:"哈萨克斯坦 人民的大团结是建立在对自己过去的历史采取珍惜和谨慎态度的基础上。可以说,这是,也应当是我们解决当前复杂社会经济问题的强大的建设性力量和可靠的方法。历史应当有助于哈萨克斯 坦人以及&萨克斯坦国民团结起来,应当促进迁居在当今哈萨克斯坦领土上的各族人民的团结。历史应当是一种能够振兴哈萨克斯坦的工具,而不是产生恐怖的根源。"为此出版了纳扎尔巴 耶夫的《在历史的长河中》与八.阿格耶夫、佐巴伊沙科夫的、哈萨克斯坦的战略矩阵》等著 作,并宣布1997年为哈萨克斯坦"民族和睦与政治流放殉难者纪念年",把每年的59日定为 哈萨克斯坦的民族节日。通过一系列活动,哈萨克斯坦各族人民找回了被遗落的历史家园,增强了民族凝聚力。

再次,通过政教分离与信仰自由铸就信仰的融合。我们玄道宗教问题常常与民族问题交织在一起,对于有着30多个教派、1180多个宗教团体、几乎全民信教弍哈萨克斯坦人民来说,对于宗教问题的处理尤为关键与迫切。第一,要认识到宗教的意义:全哈萨克斯坦清醒地认识到了宗教 的意义:"将宗教作为文化遗产十分重要的组成部分进行恢复" "在更大程度上,这是宗教宽容,首先是哈萨克斯坦的人民的宗教宽容。在这层意 义上,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是一个世俗国家,这不仅是形式上的,而且是国家和全体哈萨克斯坦人民的本质和精神所在。这种意识是在历史上容许各种宗教信仰并存基础上形成的。"在明确 宗教的意义后,宪法做了相应的安排,确定了国家的政治与宗教的关系,即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是政教分离的国家;宪法对于宗教与政党关系处理上"禁止在宗教基础上建立政党并禁 止活动",涉及宗教人员与国家机关时规定"神职人员不得参加总统竞选,不得担任政府公职"等规定,藉此,确保了宗教对于国家政权的不干涉,有利于维护匡稳定:宪法又规定了 "每个人都享有信仰自由的权利".每个人"都有权决定是否说出自己的民族、党派和宗教 属性"等的权利,公民不得因为信仰的原因受到歧视。宪法还强调公民在享有宗教信仰自由的同时,必须尽一些必要的义务,即"信仰自由权利的运用不应影响或限制普通人和公民的权利以 及公民应尽的义务"。有了宗教认识论的支撑、又有宪法的保障,无论是伊斯兰教还是东正教 或其他宗教在哈萨克斯坦都有了巨大发展。宗教在哈萨克斯坦不但没有造成国家的动荡与分裂,而且承担了补充哈萨克斯坦人精神文化的作用,促进了各民族的团结与稳定,并得到了国际社会 的认可,以致第一次和第二次的世界宗教与传统宗教国际代表大会都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召开。

总之,哈萨克斯坦人民通过宪法实现了民族的意识、心灵与信仰的融合,实现了国家的稳定与民族的团结。

三、稳定、团结的路径基础:法治

法治既是人类智慧的结晶,又是迄今为止人类发展最有效的途径之一。法治具有现实性不是供人们抽象的玄思而是根据法律建构起来的机构体系,它奉行法律至上。任何一个长期有着良 好秩序、稳定、团结的现代民主国家无一例外都是建立在民主法治的基础之上的,因此,哈萨克斯坦要维持一个稳定团结的态势,也必须建立在宪法之上。事实是哈萨克斯坦在宪法第1条就规 定了 "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是民主的、世俗的、法制的和社会的国家",这为哈萨克斯坦成为法治国家提供了宪法的保障。哈萨克斯坦建立法治国家从以下三个维度展开。

首先,公民基本权利的法治化。米尔恩指出:"享有权利是任何形式的人类社会生活的一部 分,所以,如果要有人类社会生活,就必须有权利。"尤其是在当代多民族国家作为一个法律 共同体是由原生的个人组成,共同体成员的平等、无差别的权利是其存在、发展、稳定、团结的前提。在哈萨克斯坦宪法中公民权利法治化有以下内涵:第一,所有公民的平等权。当下平等权 的内涵不同于远古的平等,现代的平等是在人的共性平等的基础上延伸到政治地位的平等与社会地位的平等。宪法在第14条规定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并具化了每个人都不应因财产的多寡、 出身的贫贱、职务的高低、居住的变化、性别的不同、种族的差异等自然或社会因素受到歧视。第二,基本权利的法定化。哈萨克斯坦宪法第1433条分别规定了公民的平等权、生存 权、自由权、人格权、自由权等众多的权利。第三,基本权利受到侵害时救济权的法定化。基本权利有了宪法的规定并不意味着就一定在现实中实现,因为公民基本权利时刻有受到权力侵害的 危险.因此基本权利救济的法定化是基本权利的有效保障.正如夏勇所说"救济既是对法定权利 的保护,也是对道德权利的宣示"故哈萨克斯坦宪法在第13条慎重地规定了公民基本权利的 救济形式,具体为权利受到侵害的自卫、诉讼的自我辩护及得到司法协助等形式。

其次,国家机关权力规范法治化。公民基本权利宪法化是法治的基础,国家机关权力规范宪法化是法治的关键,如果不能有效规范权力就不能真正实现法治国家。为了实现国家机关权力规 范法治化,宪法又从四个向度规范了国家机关的权力。第一,机关的设定、产生的法定化。宪政府、法院、地方管理机关与自治机关及它们的各自组成部分、产生的程序。第二,国家机关权力法定化。因为权力有这样一种特性,即"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易的一 条经验。有权力的人们使用权力一直到遇有界限的地方才休止"。宪法是权力最有力的界限, 故哈萨克斯坦宪法分别规定了总统、议会、政府等各个国家机关的具体权限。第三,国家机关权力行使的法定化。第四,权利制约权力的法定化。宪法规定了 "人民是权力的唯一来源",这 种思想的崇尚必须化作具体的实践才具有可操作性,才是实实在在地约束权力。故宪法賦予了人 民坚实的选举权,它宣示了国家机关的权力都是人民授权的,这从根本上宣告了权力的渊源。

再次,宪法委员会的宪法监督法治化。权力的无限扩张性、强制性等本性表征了权力无时无刻都有侵犯权利的可能性,国家机关权力规范的宪法规定实现了保障权利、控匍权力的初步成 功。这一点已史实证成,宪法作为权力划界最为根本的法律,它让权力从极权手中释放,在现实中合理、合法地运行。我们知道实现国家机关权力规范的静态的宪法规范控氣3是第一步,公 民权利能否得到真正保障以及政府权力能否真正规范行使、法治能否真正实现.关键是宪法能否 得到真正遵守。接下来尤为关键的是国家机关权力规范实践的宪法监督,有效的監督是宪法实现 的保证,也是公民基本权利与国家机关权力规范的保证。宪法实施监督的形式弓多.既有法国的 宪法委员会形式、也有美国的普通法院形式、还有德国的宪法法院等多种形式.刍任诃一种形式既有自己的优势,也有不足,关键是适合自己的国情。哈萨克斯坦根据本国匡蟑具本语境采取 了有利于本国宪法发展及法治实现的宪法委员会形式,宪法委员会在确保哈萨克斯坦宪法的实现上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哈萨克斯坦宪法担负起国家稳定、民族团结的重任,因为国家稳定、民族团结是经济发展的基础。哈萨克斯坦宪法
用主权理论与公民理论作为精神支柱,凝聚人心,奠定了稳定、团结的基石,保障了 稳定、团结的局面,运用法治夯实稳定、团结的具象,确保了哈萨克斯坦的稳定、团结、繁荣。

 

点击查看原图

信息来源:http://inform.kz/chn


本站由新疆师范大学信息管理中心建设 Copyright © Xinjiang Normal University 新ICP备10003677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新医路新疆师范大学中亚研究中心 | 邮编:830054 | 网站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