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吉斯斯坦独立后的语言政策与实践(刘宏宇 池中华)
发布时间:2015-06-25  浏览次数:

 

【摘 要】独立后的吉尔吉斯斯坦,赋予吉尔吉斯语国语的地位,俄语则是官方语言。在语言实践中,表现为吉尔吉斯语与俄语激烈的语言竞争,双方各有优势劣势,但是,当前国家的社会现实制约着各种语言政策的实践,语言竞争的同时加剧了社会的不稳定。

【关键词】吉尔吉斯斯坦;吉尔吉斯语;俄罗斯语;乌兹别克语;语言政策;语言立法

 

吉尔吉斯斯坦于 1991 831日宣布独立,经过 22 年的发展,如今的吉尔吉斯斯坦经济情况依然不容乐观,国内贫困与失业问题十分普遍,民族矛盾时隐时现,政治局势不稳定,从独立起到现在已经经历了阿卡耶夫、巴基耶夫、奥通巴耶娃、阿坦巴耶夫 4 位总统的更迭。与国内局势相对应的是,吉尔吉斯斯坦的语言政策摇摆不定,语言竞争激烈,各民族的语言社会实践形势不容乐观。

一、语言立法

语言立法是语言政策在法律层面的体现,同时又是语言政策的重要内容和法律保障。语言立法的目的在于:“通过立法确定国家官方语言和标准语及其使用,确定某些语言在本国的法律地位,规定各民族语言的关系,确保各民族的语言权利和公民个人的语言权利,减少或防止语言矛盾与冲突,从而使语言更好地发挥其交际功能” [1]。通过对语言立法的梳理,可以体察吉尔吉斯语言政策的思想脉络。

(一)语言立法中对吉尔吉斯语言地位的保障

在苏联解体之前的19899 23日,吉尔吉斯共和国最高委员会就通过了一部《国家语言法》,宣布吉尔吉斯语为国语,俄语为族际交际语。

1991年,吉尔吉斯斯坦政府就语言法的实施颁布了一道《关于确保国家语言在吉尔吉斯斯坦领土上发挥作用的措施》的命令,意在切实加强吉尔吉斯语的国语地位。

2001年出台的《2000年至2010年吉尔吉斯共和国国家语言法发展规划》列出了政府关于吉尔吉斯语的各项规划,主要目标是将吉尔吉斯语作为适用于生活所有领域的一种工具来进行发展和丰富。该目标计划分两个阶段( 每个阶段5) 实施:第一阶段 2000年至2005年,新版教科书应当使吉尔吉斯语成为全国范围内适用于生活各个领域的交际工具;第二阶段2006 年至2010 年,应当采取措施使吉尔吉斯语得到专业发展,并在包括现代技术领域在内的各领域进行进一步的传播。

2004 212日议会通过了新的《国家语言法》,该部法律对于加大对国语的推广及其在国家行政管理、教育以及传媒领域的全面实施的支持力度作出了规定。

这部法律宣布吉尔吉斯语是国语,并强调其在所有政府活动中以及官方文件撰写中的功能,但同时也承认:俄语是“官方语言”,在某些地区可以使用,并且在必要时官方文件也可以以俄语呈现。该法律保证吉尔吉斯斯坦国内的所有民族群体语言的使用与发展,同时坚持宣称:每个人除了懂得自己的母语之外,还应当懂得吉尔吉斯语,这是父母与国家共同的责任。政府服务部门的负责人有责任监督其雇员提高吉尔吉斯语的水平。

法律还规定,从幼儿园到大学,所有阶段的教育都应当以吉尔吉斯语为基本的授课语言。吉尔吉斯语应该是军队中使用的语言,同时也是文化、艺术和包括电视、电台、新闻出版在内的所有大众传媒的语言;吉尔吉斯语还应当被用来命名街道、广场等,所有吉尔吉斯斯坦当地的商品标签也应以吉尔吉斯语标注。

2007 10 23 日通过全民公决而获通过的《宪法》中第五条专就语言问题作出了规定:

1)吉尔吉斯共和国的国家语言是吉尔吉斯语。

2)在吉尔吉斯共和国,俄语是官方语言。

3)吉尔吉斯共和国保障作为吉尔吉斯斯坦组成部分的所有民族保护其母语,以及为学习和发展其语言创造条件的权利。

4)缺乏国家语言或官方语言知识与使用技能不应当导致公民的各项自由和法定权利受到限制。

 2010 7 2 日生效的新《宪法》的第10 条和第16条也重申了相同的原则。

  20073月通过的一部关于国籍的法律中,把吉尔吉斯语知识列为获得吉尔吉斯斯坦公民身份的一个条件。内政部发布的多道命令中,要求所有的军队人员和医务人员学习吉尔吉斯语。

 2008 6 4 日,一部由总统签署的关于电台与电视的法律规定:50% 左右的节目都应当用吉尔吉斯语播出,并在吉尔吉斯斯坦制作。

 2009 922日,吉尔吉斯斯坦第一部《国家语言法》出台 20周年纪念日,时任总统巴基耶夫签署了一项法令,把每年的923定为吉尔吉斯斯坦的国家语言日。

2010 1月,由巴基耶夫签署的《吉尔吉斯斯坦2004年国家语言法》的修正案规定:吉尔吉斯斯坦在各国际组织中的代表以及驻海外的外交与领事机构所举行的活动中必须使用国语,而在以前的语言法中,允许在一些特殊情况下可以使用官方语言即俄语。

从对于吉尔吉斯语言地位的立法保障方面可以看出,独立后的吉尔吉斯斯坦正在从国家法律层面不断强化吉尔吉斯语的国语地位。

(二)语言立法中关于俄语及其他语言地位的保障

对于吉尔吉斯斯坦来说,俄语的地位是不可回避的,鉴于俄语在吉尔吉斯斯坦社会中所具有的强大社会功能和族际交际语的作用,在历次立法中对俄语的地位都作了明确的规定。

1989 年《国家语言法》中规定“俄语为族际交际语”。

1993 年宪法第五条规定:“吉尔吉斯共和国保护俄语以及共和国人民所使用的所有其他语言的平等权利、自由发展并正常发挥作用”。

在《吉尔吉斯共和国官方语言法》和2001年的第二宪法中都正式确定俄语为官方语言。在20071023 日通过全民公决而获通过的新《宪法》中再次规定俄语作为官方语言的地位。

对于其他少数民族语言,包括前文所提到的19932007 年《宪法》和 2004 年的《国家语言法》中都有保障少数民族语言权利的条款。

从语言立法可以看到,吉尔吉斯斯坦独立后把强化吉尔吉斯语的国语地位作为其语言政策的重中之重,同时,也试图保障俄语作为官方语言的地位,以及兼顾其他少数民族语言的权利。然而,由于社会矛盾一直得不到缓解,严重影响了吉尔吉斯斯坦语言政策的制定和实施,几乎每一个涉及语言政策的法律都会遭到强烈的质疑,语言问题俨然成了吉尔吉斯斯坦社会问题的一个缩影。

2001年吉总统签署修宪法令将[2]俄语定位为官方语言之前,俄语人口的代表和一些资深议员们从1996年起就曾为这个目标进行了漫长的争取和辩论。即使如此,宪法颁布后仍激起了有民族主义情绪的人士的强烈批评。

早在2001年,议会就曾驳回了一项吉尔吉斯语熟练程度测试法草案,因为该草案的反对者坚称这是对俄语使用者和其他少数民族的歧视。

2004年的新《语言法》实际上早在 2002 年年末就向议会提交了,其被通过之前,在议会和公众中也经过了激烈的辩论,焦点主要集中在人们担心它会导致对俄语使用者和其他语言群体成员的歧视,并担心该法律可能激化民族矛盾,它可能把公民划分为“说吉尔吉斯语的人”和“说俄语的吉尔吉斯人”。

2010年《宪法》颁布后,有好几个吉尔吉斯青年组织以乌兹别克语不是官方语言为由,抗议发行乌兹别克语版本2

二、语言政策下的语言实践

语言实践不仅仅是指语言的语音、词汇和语法,还包括语言形式的层次和其他公认的语言规划之间的习惯差异,这些规则告诉人们在什么样的场合下使用什么样的语言变体是得体的。在多语社会,语言实践还包括为了某种语言的规范化而制定的规则3。语言实践是语言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对语言实践的考察,将会对吉尔吉斯斯坦语言政策实施过程中所遇到的问题及实施效果有清晰的认识。

(一)吉尔吉斯语与俄语的竞争

目前,吉尔吉斯斯坦语言的社会实践集中表现为吉尔吉斯语与俄语的语言竞争。这是吉尔吉斯斯坦语言政策所规定的国家语言与官方语言之间的竞争,两种语言各有自身的优势和劣势。

1)吉尔吉斯语在竞争中的优势和劣势。吉尔吉斯语在竞争中所具有的最大优势在于:独立后的吉尔吉斯斯坦从国家和民族层面都需要一个能代表并激起吉尔吉斯民族情感的语言,而宪法和语言法中对吉尔吉斯语国语地位的确立,无疑使吉尔吉斯语在法律层面上具有了崇高的地位,并最大化地得到了国家在目前能提供的一切有利其语言社会功能提升的措施。

为了落实相关法律的规定,吉尔吉斯斯坦成立了一些相关机构对吉尔吉斯语的使用进行帮助和推进,其中最重要的机构就是“国家语言全国委员会”。

针对吉尔吉斯语缺乏标准术语的问题,国家语言全国委员会以及全国的语言中心积极开展工作,出版了一些相关的词典,并组织各种竞赛以鼓励推广吉尔吉斯语。为了对国语使用的正确程度进行评价,该委员会的工作人员还对用吉尔吉斯语发行的所有杂志和报纸进行审查。该委员会还计划对词典和中学教科书的编撰提供补贴,并有意出版一个普及吉尔吉斯语的杂志以及一些吉尔吉斯语少儿图书。但是,该委员会在 2009 年被改组为国家文化事务局下属的一个较小的委员会。

另一个相关的官方机构是“专门术语委员会”,其主要任务是规范社会不同领域的术语,出版相关的双语词典。

在这些语言机构的推动下,目前,吉尔吉斯人名和地名的吉尔吉斯化成果较为显著: 现在许多吉尔吉斯人开始把自己姓氏中诸如“- ov”、“- ev”、“- ova”、“- eva”之类的俄语形式的词尾去掉了。而地名拼写中使用连接号,也是吉尔吉斯化的一个表现,比如现在的伊塞克湖由“Issyk Kul ”变为了“Issyk Kul ”。

吉尔吉斯语在教育领域中也取得了一些进展。在全国所有以俄语为教学用语的小学,现在吉尔吉斯语都已经成为从一至四年级的必修课,每周要学习34课时。在吉尔吉斯斯坦南部,以乌兹别克语和塔吉克语为教学用语的学校也要每周学习46课时的吉尔吉斯语。

          2005 2006 年吉尔吉斯斯坦中学授课语言情况4

授课语言

学校总数( 单位: )

从预备班到 11 年级的学生总数 ( 单位: )

吉尔吉斯语

1324

550042

俄语

148

121257

乌兹别克语

132

90472

吉语 - 俄语

314

279217

吉语 - 乌兹别克语

56

38368

乌兹别克语 - 俄语

34

45935

吉语 - 乌兹别克语 - 俄语

14

17016

 

       

从表中的数据可以看出,[3]使用吉尔吉斯语单语授课的学校数和学生人数均已大大超过其他语言的学校数和学生人数。

在大学这个层次上,尽管目前俄语仍然是最经常使用的授课语言,但是吉尔吉斯独立以来,报考大学的学生可以用吉尔吉斯语参加入学考试,大学里越来越多的院系使用吉尔吉斯语进行教学,而掌握吉尔吉斯语的大学生们更容易进入到国家的各级行政机关就业,这也成为学习和使用吉尔吉斯语的强大动力。

在吉尔吉斯斯坦的城市人群以及受到较好教育的阶层中,俄语程度保持较好。当然经过独立后二十余年的发展,吉尔吉斯语的使用者正在逐渐增多,2007年曾有政府统计数据显示,流利使用吉尔吉斯语的人数从1989年的53%已经上升到了70%。另外,城市中吉尔吉斯语使用者增多的趋势与独立后越来越多的吉尔吉斯人从农村地区移居到比什凯克等城市地区有密切的关系。这些人往往是操吉尔吉斯语者。不论数据是否准确,其反映的吉尔吉斯当前的语言趋势还是准确的。

当前吉尔吉斯语的推行者们所面临的最大问题在于,严重的社会问题羁绊着吉尔吉斯语社会功能的实现。虽然前文所提到的法律中不断强调着吉尔吉斯语的国语地位,并且不断提到要实现其语言功能在社会中的提升,但是就目前的社会现实情况来看,作为国语,吉尔吉斯语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1989年的《国家语言法》中确定,1997年为政府、行政管理以及官方事务完成向使用吉尔吉斯语全面过渡的年份。而在1993年,由时任总统阿卡耶夫将此目标的实现推迟到了2000年。这只是吉尔吉斯语在社会实践中的一个缩影,在更多的社会领域中,吉尔吉斯语的国语地位并没有得到充分的体现。

俄语深厚的社会功能的积累是目前吉尔吉斯语在竞争中所面临的最大的挑战。在独立前后的相当长一段时期内,在吉尔吉斯斯坦的城市人群以及受到教育的阶层中,俄语十分普及,在精英阶层中,俄语是职业、学术、行政管理以及政治的语言,而吉尔吉斯语一直用于一些不太正式的场合。在总统内阁会议、科学院的会议中,俄语至今仍被使用,议会会议也在用吉尔吉斯语和俄语两种语言进行。

甚至当代吉尔吉斯斯坦最伟大的作家钦给斯·艾特玛托夫( Chingiz Aitmatov) ( 19282008) ,为了能够有更多的读者,同时,为了使自己免受当地精英们有失公允的批评,也主要用俄语进行写作。

与俄语社会基础相比,吉尔吉斯语人才相对短缺是制约吉尔吉斯语迅速推广的又一个关键因素。目前,在多数中小学,特别是农村地区的学校中,吉尔吉斯语的教学面临着课本不足的困境,受过适当培训的教师人数不足的问题也时有发生。

吉尔吉斯语本身的规范化进程缓慢也制约着吉尔吉斯语的推广,对于这一点,曾经担任过国家语言全国委员会主席的吉尔吉斯斯坦著名作家卡扎特·阿克玛托夫( Kazat Akmatov) 的观点更为客观: 由于吉尔吉斯语缺乏清楚的术语,缺乏经过精确整理的标准,因此,吉尔吉斯语无法在官方文件中正常使用。

(2) 俄语在竞争中的优势和劣势。俄语在语言竞争中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其长期作为原苏联时期地区间的通用语和吉尔吉斯斯坦最主要的族际间交际用语所累积的强大的社会功能。即使独立后,这一状况也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变。前总统巴基耶夫就曾表明,吉尔吉斯语作为民族语言,而俄语作为独联体其他各成员国进行交际的语言,两者有着平等的地位。

正如上文提到的,在今天的吉尔吉斯社会中,俄语依旧有着十分广泛的适用范围和众多的使用群体。

在实际使用中,俄语的语言地位也往往高于作为国语的吉尔吉斯语。城市地区非吉尔吉斯族居民数量众多,他们往往都是操俄语者。而吉尔吉斯语使用者多集中在农村地区,这导致吉尔吉斯语在许多居民心目中的地位远低于俄语。

俄语在高等教育领域的优势最为明显。2006年全吉尔吉斯斯坦高等教育机构中,有 67.9% 的学生接受的是俄语授课,接受吉尔吉斯语授课的学生占30%,乌兹别克语授课的学生占1.3%5

在大众传媒领域,出版物及其他传媒机构多数都在使用俄语。比什凯克国家图书馆里的俄语藏书占总藏书量的92%,其中多数都是苏联时代留下的,吉尔吉斯语的书籍占6%,其他语言的书籍占2%6。现在,比什凯克的书店中用俄语印刷的书籍仍是质量优良,数量和种类也十分丰富。

目前,听众喜欢收听和收看的更多是俄语的电台和电视节目( 主要来自俄罗斯联邦) ,因为这些节目的娱乐性更强。许多由私人制作的吉尔吉斯语电影都有俄语版。在互联网领域内,多数吉尔吉斯用户更喜欢使用俄语获取信息。

俄罗斯在吉尔吉斯的影响力也是俄语与吉尔吉斯语展开竞争的重要筹码。

20085月,吉尔吉斯斯坦国家图书馆获得了俄罗斯联邦国立图书馆赠予的 5000册俄文图书。

每年约有40万吉尔吉斯人到俄罗斯谋求生计,其中有些人想获得俄罗斯国籍。尤其是吉尔吉斯斯坦长期恶化的经济状况,成为吉尔吉斯人学习俄语的强劲动力。

俄罗斯在高等教育领域内也发挥着一定的作用。199399日建校的吉尔吉斯 斯拉夫大学就是由吉尔吉斯斯坦和俄罗斯两国政府联合组建的,该学校的一个主要宗旨就是推广俄语在吉尔吉斯斯坦的学习与研究。

俄语在这场语言竞争中所面临的最主要的不利因素,就是在吉尔吉斯斯坦政治、经济局势迟迟不见好转的情况下,政府用于落实语言政策的精力和经费更多放在了吉尔吉斯语上,而对俄语的支持十分有限。这种情况在其他民族语言中也同样存在。

越来越多的俄裔居民因为政治上的诉求得不到满足、社会地位下降和经济上的原因而离开吉尔吉斯斯坦,尤其是许多[4]俄语教师都移居到了国外,也是使用俄语人数下降的主要原因。

(二)其他少数民族语言的境况

吉尔吉斯斯坦宪法和语言立法都宣称保护少数民族的各项权利,但是在实践中,这些法律的实施情况却很不尽如人意。

乌兹别克族作为吉尔吉斯斯坦最大的少数民族群体,其语言的实践情况可以视为整个吉尔吉斯斯坦少数民族语言的一个缩影: 在语言地位上,乌兹别克人一直在为他们的语言不能成为官方语言而愤愤不平。发展乌兹别克语所需要的资金以及可付诸实施的政策都十分匮乏。在教育领域,乌兹别克语学校面临的最大的困境就是课本的缺乏。在苏联时代,这些学校都是从乌兹别克斯坦获得课本,而今,乌兹别克斯坦的文字拉丁化已经堵塞了这一途径。现在他们只能翻译吉尔吉斯语的课本或是从俄罗斯进口,这些途径远远不能解决课本短缺的问题。

三、结语

吉尔吉斯斯坦语言政策的突出特点是: 通过语言立法和相关的语言规划对吉尔吉斯语的国语地位进行了一系列的支持,试图通过国家政策的保障和法律的支持,使吉尔吉斯语在社会各关键领域中获得崇高的地位,特别是在政府、教育、媒体等领域向俄语的优势地位发起挑战。

正是有了语言政策的保证,吉尔吉斯语目前在吉尔吉斯斯坦获得了一定的发展,这表现在社会生活领域中使用吉尔吉斯语的人数有所上升,以吉尔吉斯语为教学语言的教育机构数量和学生数量都有了较大的增加。

俄语作为吉尔吉斯斯坦的官方语言,即使面临着吉尔吉斯语巨大的挑战和竞争,仍然在社会领域,尤其是科技、高等教育、网络媒体信息等领域中占有优势。由于俄语在吉尔吉斯斯坦的传统优势地位的惯性和现今吉尔吉斯斯坦对俄罗斯的依赖程度不断加深等原因,俄语在社会使用中仍然具有很强大的功能。

尽管吉尔吉斯斯坦的语言政策对包括俄语在内的其他少数民族语言的权利和地位作出了相关规定,但是,在吉尔吉斯斯坦国家整体局势动荡、经济发展长期停滞的形势下,有限的资源更多地被处于国家主体地位的吉尔吉斯语所占据。在吉尔吉斯语的社会功能尚不能达到语言政策所设定的目标的情况下,其他语言的社会实践更是举步维艰,可以说对这些民族语言的保障也仅仅是停留在纸面上。

吉尔吉斯斯坦是一个事实上的三语国家,吉尔吉斯语和俄语是这个国家重要的两种语言,但是,为了达到保护国语地位、突出吉尔吉斯语语言功能的目的,吉尔吉斯斯坦目前的语言政策及其实践过程存在着对传统优势语言———俄语的排挤等问题,这引起了说俄语的群体的不满。同时,对这个国家第二大民族乌兹别克族及其语言地位的忽视,既是现实吉尔吉斯斯坦民族矛盾的一个体现,同时又是对该国民族关系的潜在威胁。吉尔吉斯族、乌兹别克族和俄语群体之间的语言竞争是吉尔吉斯斯坦的社会矛盾的直接反映,同时又加剧了该国社会的不稳定 

注释:

1 资中勇. 语言规划[M]. 上海: 上海大学出版社,2008:41

2 BarbaraKellnerHeinkeleJacobMLandau languagePolitics InContemporaryCentral AsiaM]. London: I BTauris CoLtd2012:125

3博纳德 斯波斯基. 语言政策 社会语言学中的重要论题[M]. 张治国,译. 北京: 商务印书馆,2011:12

4 Tosuncuoˇ gluirfan LanguagesinCentral AsiaandKyrgyzstanaftertheCollapseof theSoviet UnionM]. Bishkek: kyrgyzsTurkishManasUniversityPublication2006:275281

5 Brunner José Joaquin Higher EducationinCentral Asia: TheChallenges of Modernization : Case Studies fromKazakhstan TajikistantheKyrgyzRepublicandUzbekistanM]. WashingtonDC: TheWorldBank2007:34

6 OrusbaevAbdukadyr et al MultilingualismRussian LanguageEducationin kyrgyzstan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BilingualEducationandBilingualism2008( 34)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刘宏宇( 1977) 男,河南省新郑市人,新疆师范大学副教授,主要研究社会语言学。

  

                    本文摘自《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33


本站由新疆师范大学信息管理中心建设 Copyright © Xinjiang Normal University 新ICP备10003677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新医路新疆师范大学中亚研究中心 | 邮编:830054 | 网站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