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吉斯斯坦高校外语教育探析
发布时间:2015-06-26  浏览次数:

 

马磊  薛慧

文章通过对吉尔吉斯斯坦高校外语教育现状的调查分析,梳理出吉尔吉斯斯坦高校外语教育的特点;结合吉尔吉斯斯坦高校英语专业、土耳其语专业和汉语专业教育现状对吉尔吉斯斯坦外语教育政策和外语教育环境做出分析,以期对我国外语教育和汉语国际教育给予一定启示。

关键词 高校外语教育;吉尔吉斯斯坦;特点;探析 

一、前

吉尔吉斯斯坦现有高校52所,其中32所国立大学,20所非国立大学。十几所非国立高校与其他国家存在共建关系,包括与美国合办的美国中亚大学;1995年由土耳其和吉尔吉斯斯坦合办的土耳其—玛纳斯大学,1996年私人创办的土耳其阿拉套大学;跟俄罗斯合办的吉尔吉斯—俄罗斯斯拉夫大学(原为俄罗斯斯拉夫大学,苏联解体后1992年改名),还有6所俄罗斯大学的分校;与乌兹别克斯坦合办的奥什国立社会大学(原吉尔吉斯—乌兹别克大学);与科威特合办的科威特大学。此外,还有一所伊斯兰大学和一所由阿迦大汗创建,旨在让山区人民受益的中亚大学。吉尔吉斯斯坦还有许多国际合作组织,例如:欧洲学校安全与合作组织(Organization for Security and Cooperation in Europe Academy),欧盟向吉尔吉斯斯坦提供的特慕普斯计划(TEMPUS)、伊拉斯诺计划(Erasmus Mundus)、伊拉斯诺对外合作窗口计划(Erasmus Mundus External Cooperation Window)以及欧盟基金培训项目(European Training Foundation)等[1]

除此之外,吉尔吉斯斯坦还有孔子学院以及美国英语中心、阿拉伯语中心、德语中心、韩语中心、俄语中心、土耳其语中心、日语中心、印度语中心、伊朗语中心、波兰语中心、法语中心等。许多高校都与孔子学院或者外语中心合作,例如纳伦州的纳伦国立大学现有孔子课堂,此外还有美国中心、阿拉伯语中心、德语中心、韩语中心、俄语中心、土耳其语中心、日语中心等七个外语语言中心。孔子学院和各类语言中心给合作院校提供了各种各样的免费资源,营造了优越的外语学习环境,给院校的发展带来了契机,给吉尔吉斯斯坦年轻人学习外语提供了更多的便利条件,也使得吉尔吉斯斯坦高校外语教育呈现出百花齐放的景象。

笔者利用在吉尔吉斯国立民族大学孔子学院工作的机会,对吉尔吉斯高校外语教育现状作了大量调研,积累了大量一手资料。现结合吉尔吉斯斯坦高校外语教育现状,就吉尔吉斯斯坦高校外语教育的特点,吉尔吉斯斯坦外语教育政策和环境等做一探析,以期对我国高校外语教育和汉语国际教育给予一定启示。

二、吉尔吉斯斯坦高校外语教育现状

吉尔吉斯斯坦高校外语教育发展初期,受前苏联的影响,外语语种多指英语、法语、德语等欧洲语言。独立后,吉尔吉斯斯坦高校外语教育迅速发展,土耳其语、阿拉伯语、汉语、韩语、日语、印度语、伊朗语、波兰语等专业纷纷进入吉尔吉斯斯坦高等教育体系,孔子学院和各国语言中心也在吉尔吉斯斯坦落户生根。吉尔吉斯斯坦高校外语教育的开放程度和国际化程度日渐提高,以吉尔吉斯—斯拉夫大学为例,该校有着广泛的国际关系,该校的学生分别来自独联体和美国、德国、英国、中国等国,语言教师也来自不同的国家,如:俄罗斯、中国、德国、梵蒂冈、荷兰、伊朗、印度、瑞士、日本、土耳其、美国等。该校主要的合作伙伴包括俄罗斯、美国、中国、希腊、荷兰、瑞典、韩国、德国、土耳其、西班牙、以色列等。吉尔吉斯—斯拉夫大学国际关系专业的学生可以选择世界上16种语言中的一种作为第二外语。

吉尔吉斯斯坦的年轻人从小学至大学,除了学习吉尔吉斯语和俄语外,还必须学习一门外语。吉尔吉斯斯坦高校乃至中小学、幼儿园里,英语一直处于第一外语的优势地位,而处于第二、第三外语地位的语种在不断地发生着变化。自从1991年土耳其承认吉尔吉斯斯坦独立以来,土耳其语就以外语的身份进入了吉尔吉斯斯坦国,全国兴起了土耳其语学习热。2008年、2009年吉尔吉斯斯坦先后两所孔子学院揭牌以来,全国掀起了汉语学习的热潮。

下面以吉尔吉斯斯坦高校英语专业、土耳其语专业、汉语专业为例,对吉尔吉斯斯坦高校外语教育现状做一管窥。

(一)英语专业

吉尔吉斯斯坦作为联合国成员之一,其英语教育发展水平在不断提高,英语仍是吉尔吉斯人首选的外语,学习人数最多,从幼儿园到中学、大学,英语始终是学校的必修课程。

吉尔吉斯斯坦高校英语专业有英语语言文学、英语及文化教学、英语翻译等,英语专业的学生在学习英语的同时还必修一门外语,例如:吉尔吉斯国立民族大学英语专业的学生中,公费生的第二外语是由学校统一安排的,而自费生的第二外语是自己选择的,他们可以在德语、法语、西班牙语等外语中进行选择。英语专业毕业的学生一般从事旅游业或在外贸公司、政府机构、大使馆、教育机构、其他学术机构和提供笔译和口译服务的公司工作,就业范围广泛。

(二)土耳其语专业

1991年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独立,同年土耳其第一个承认其独立,次年吉尔吉斯斯坦开始了土耳其语教学。

土耳其语在中亚国家发展较稳定,原因是土耳其与中亚国家联合办学,在土耳其、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分别建成了14所土(库曼)-土耳其语普通学校、14所吉尔吉斯语—土耳其语中学、22所哈萨克语—土耳其语中学以及各种教育中心和合办高校等[2]。现在在吉尔吉斯斯坦有土耳其语预科中心,在比什凯克、奥什等地都有土耳其私人创办的中学,吉国的学生6年级毕业后就可以进入土耳其中学学习,中学毕业后可以到吉尔吉斯与土耳其合办的大学继续学习。目前吉尔吉斯斯坦高校有贾拉拉巴德大学、玛纳斯大学、阿拉套大学、斯拉夫大学、比什凯克人文大学、国立民族大学、奥什社会大学等大学有土耳其语专业。

以玛纳斯大学为例,该校成立于1995年,由吉尔吉斯和土耳其合办。该校有本科、硕士研究生学历教育,学校本科多为五年制,其中一年预科学习吉尔吉斯语或土耳其语,考试通过就可以进入专业学习。玛纳斯大学考勤制度严格,教师在校需要坐班,学生考勤则是评判学生成绩好坏的一项重要指标,学生成绩不合格需要重修。学生还不定期给教师打分,反馈教师上课情况。土耳其语专业在吉尔吉斯斯坦没有全国性的考试,学生如果想去土耳其继续学习只需要通过学校的考试即可。就读玛纳斯大学期间,学校给在校生提供各类奖学金、免费赴土耳其实习、推荐就业等机会。学校还通过开展各种各样的文化活动来提高学生学习兴趣,通过各种管理方式来提高教学质量,学校经常举办各类比赛,有教师教学技能,学术方面的,学生语言技能方面的及体育方面的等等。

玛纳斯大学的土耳其语专业教师大多是当地教师,土耳其教师较少。该校有土耳其语言、土耳其文学、土耳其语教学等专业。其他一些非语言专业(例如:经济贸易)也用土耳其语授课。据笔者了解,玛纳斯大学教师待遇优厚,教师工作认真、积极,学校工作氛围轻松。教师所在教研室一学期开展一次教研活动,教师之间互相学习、关系融洽。教师评职称时,需要在土耳其规定的国际性的刊物上发表5篇论文或者在国内的刊物上发表10篇论文,作为专家进行评审的依据,另外参评教师也需要通过职称英语考试。

土耳其语专业的毕业生就业情况较好,因吉尔吉斯斯坦和土耳其两国的经济贸易往来频繁,吉尔吉斯斯坦大量的土耳其企业为该专业的毕业生提供了良好的就业机会。成绩优异的毕业生也可以通过一年的教学法学习留校任教,他们在学校工作的同时,可以继续提高学历,有机会赴土耳其继续深造。该校毕业生有的在做编辑,有的成为私营业主,有的现在是经济检查官,还有的在高校或者中学任教等等。

(三)汉语专业

吉尔吉斯斯坦高校汉语教学最早始于吉尔吉斯国立民族大学。该校于1991年成立了中文系,同年吉尔吉斯斯坦女子师范大学也开设了汉语课程。1992年比什凯克人文大学成立了中文系,国立民族大学和女子师范大学的学生集体转到人文大学继续学习汉语。2004年比什凯克人文大学中文系发展成汉学系,2006年人文大学成立了中亚地区第一个汉语水平考试中心,2007年年初由比什凯克人文大学、国立大学和俄罗斯斯拉夫大学三所大学为法人代表成立了汉学家协会。2008615日新疆大学和吉尔吉斯斯坦的人文大学合作成立了孔子学院。2009514日,新疆师范大学和吉尔吉斯国立民族大学合作成立了孔子学院。汉语国际教育从此在吉尔吉斯斯坦这片土地上如雨后春笋般发展壮大起来。至今,整个吉尔吉斯斯坦已有8个孔子课堂(吉尔吉斯国立民族大学孔子学院下属),30多个汉语教学点,据不完全统计,全国约有13000余人在学习汉语。

吉尔吉斯斯坦高校汉语专业有:汉语语言学、汉语翻译、汉语理论与教学、汉语语文教育、国际法、国际经济关系等。汉语专业的毕业生工作在各行各业,有的在吉尔吉斯斯坦驻中国大使馆、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馆、吉尔吉斯斯坦外交部、财务部、经济调控部等国家机关工作,有的在吉尔吉斯斯坦的高校或者中学当老师,有的在旅行社、外资企业、合资企业、私营企业等公司工作,他们的就业机会比较充足。

笔者对吉尔吉斯民族大学、比什凯克人文大学、总统干部管理学院、伊塞克湖洲国立大学、斯拉夫大学、吉尔吉斯国立大学、法律学院、阿拉套大学、奥什人文师范学院、奥什国立大学、奥什工业大学、奥什人文经济大学等12所高校进行了问卷调查,实发汉语教师问卷44份,有效问卷44份。实发学生问卷201份,有效问卷193份。调查结果如下:

1. 课程设置

在对高校汉语专业课程设置满意度调查中,教师中55.8%表示满意,学生中71.7%表示满意。

以吉尔吉斯国立民族大学的语言学与跨文化交际专业的汉语与文化教学的理论与实践(5年制本科)方向为例:

第一年

必修课:柯语/俄语、汉语、国家历史、哲学、体育运动。

学校课程:文化学、教育学和心理学。

选修课:玛纳斯学、社会学、法学、宗教学、经济学。

第二年

必修课:数理信息学、当代自然科学观、生态学。

学校课程:Windows 办公软件。

选修课:吉尔吉斯地理。

第三年

必修课:语言学:语言学概论、普通语言学;汉语研究历史与理论:语言历史与语言学概论、语音学理论、词汇学、语法理论、修辞学;跨文化交际论;基础实践课和二外:汉语、第二外语;拉丁语;翻译实践与理论。

学校课程:国情学(地理、经济)、国情学(历史、文化)、语言学历史、汉语语法、比较语言学。

选修课:商务汉语、中国文学。

第四年

必修课:语言文化交际实践:汉语、第二外语;教育人类学、外语教学理论。

学校课程:外语口语能力特征、旅游汉语、翻译实习。

选修课:古代汉语、汉语报刊。

第五年

学科专业:高校外语教学方法、新技术在外语教学中的应用、交际法教学实践、军事训练和生命安全。

该汉语专业课程设置呈现出以下特点:以语言学理论为基础;语言教学紧密结合社会学、历史学、比较学;强调学生的言语交际、跨文化交际、翻译、教学能力等;重点介绍汉语语音、词汇、语法、修辞等。

2. 教师

1)师资队伍

被调查的教师队伍中95.5%是吉尔吉斯族,女教师占总人数的65.9%,专任教师占92.1%,本科学历61.9%,副博士学历19%。职称结构上,2.3%的教授,46.5%的讲师,51.2%的助教。教师的工龄从两个月到16年不等,工作五年以内的占88.4%6-10年的占9.3%11-16年的占2.3%,平均工龄为3.4年。

2)教师教学现状

参加调研的教师队伍中,每周的工作量从8个课时到36个课时不等,平均工作量为每周22个课时。他们中81.6%的教师对现在的课时安排是满意的。

被调查的教师大多上过听说课、阅读课和写作课,其次是综合课和文化课。他们上课用的最多的教学方法是翻译法、听说法和交际法,其次是情景教学法和视听法,31.7%的教师每天上课都使用教学辅助设备,26.8%的教师每周使用。他们大多使用的是电脑,其次是录音机、自制教具、幻灯片、实物等。同时,72.5%的学生说教师上课用到了教学辅助设备。

上课时,53.5%的教师用吉语、俄语和汉语三种语言授课,23.3%的教师用俄语和汉语授课,11.6%的教师用汉语授课,11.6%的教师用吉语和汉语。在课外,64.9%的教师经常使用汉语,16.2%的教师使用汉语的频率一般,10.8%的教师偶尔使用汉语,2.7%的教师从来不用汉语,5.4%的教师选择了其他。

面对教学方面的问题,参加调研的教师中,65.1%的教师通过看教学参考资料来解决问题,20.9%的教师通过参加进修或培训来解决,18.6%的教师通过向其他教师咨询来解决,16.3%的教师通过参加集体备课来解决。

3)教师进修(或培训)现状、态度及需求

近十年来参加过培训与进修的教师就占到了37.2%,这些参加进修或培训的教师中77.8%是在中国参加的培训,他们进修或培训的时间从一年到三年不等。

他们对于进修或培训的态度很明朗,75.6%的汉语教师认为参加进修或培训很有用,但教师认为参加培训与进修遇到的最大的问题是培训师资力量薄弱和没有培训大纲、教材,其次才是家庭负担过重、培训课程设置不合理等等。

如果有机会参加进修或培训,50%的教师希望提高教育教学能力,39.5%的教师希望提高教育理论水平,39.5%的教师希望提高教学科研能力,36.8%的教师希望更新教学观念。

3. 教材

当前,吉尔吉斯斯坦普遍使用的汉语教材有:《新实用汉语》、《博雅汉语》、《汉语新目标》、《基础汉语》、《大众汉语》(吉语版)、《大学汉语》(吉语版)、《汉语阅读教程》、《发展汉语 初级汉语听力》、《发展汉语 中级汉语听力》、《汉语口语教程》、《中国文化常识》、《汉语会话301句》、《丝绸之路系列汉语》等,教材较以往种类有所增加,本土化有所提高。

在教师使用教材来源(多项选择)调查中,对现在使用的教材77.5%的教师表示满意,17.5%的教师认为一般,5%的教师表示不满意。在编写教材方面,75%的教师觉得有必要编写适合本国或者本校学生使用的教材。

他们中,71.1%的教师有教学辅导书,28.9%的教师没有教学辅导书。39.1%每次上课都用教学辅导书,34.8%的教师经常使用,21.7%的教师偶尔使用教学辅导书,4.4%从来不使用。80%的教师认为教学辅导书很有用,7.5%的教师觉得无所谓,2.5%的教师认为一般,5%的教师认为没有用,5%的教师选择了无法回答。

学生对教材的满意度调查中,69%的学生表示满意,11.7%的学生表示一般,8.2%的学生表示不满意,2.9%的学生觉得无所谓,8.2%的学生无法回答。在对教材的需求调查中,71.6%的学生喜欢按照语音、词汇、语法、听力、口语、阅读、写作编排的教材,38.3%的学生喜欢附有CD/MP3的教材,21.9%的学生喜欢有文化知识介绍的教材,18.3%的学生喜欢有俄罗斯语或吉尔吉斯语翻译和注解的教材,11.5%的学生喜欢有针对目标的教材,10.9%的学生喜欢图文并貌的教材,7.7%的学生喜欢有配套练习册的教材。

纵观吉尔吉斯斯坦高校外语教育现状,其政策环境不断优化、外语语种不断扩充、外语学习人数不断增加。可以说,独立后的吉尔吉斯斯坦高校外语教育正步入国际化发展道路,在国家语言政策的支持下,在语言推广国的大力资助下,开始进入稳定发展期。

三、吉尔吉斯斯坦高校外语教育的特点

(一)语言教育政策宽松

吉尔吉斯斯坦自独立以来,强调平等的语言教育政策。吉尔吉斯斯坦宪法在宣布吉尔吉斯语为国语,俄语为官方语的同时,还强调了保证保留、平等而自由地发展吉尔吉斯斯坦居民所使用的其他一切语言。2011年,吉尔吉斯斯坦过渡时期临时总统奥通巴耶娃号召大家转变观念,“语言问题的解决不是使我们越来越封闭,而是让我们更加开放和国际化,吉尔吉斯斯坦应务实地推行语言政策,发展多语言教育。”[3]宽松的语言政策为吉尔吉斯斯坦语言教育环境创造了条件,为该国外语教育投资环境提供了发展空间,为吉尔吉斯斯坦外语教育的发展保驾护航。

(二)对语言推广国的支持依赖程度较高

吉尔吉斯斯坦外语教育的发展离不开语言推广国的支持,语言推广国的大力资助给吉尔吉斯斯坦外语教育增添了活力。这些语言推广国在吉尔吉斯斯坦设立语言学习中心,创办语言文化机构,与吉尔吉斯斯坦合作办学等。例如:与吉尔吉斯国立民族大学合作的有孔子学院和8个语言中心,与纳伦国立大学合作的有孔子课堂和7个语言中心。他们给吉尔吉斯合作院校派教师、送教材,提供教学设备,给合作院校带来先进的教学理念、优秀的教学资源。语言推广国采用各种方法鼓励当地学生学习外语,例如:奖学金,免费赴目的语国学习,与目的语国交换学生等,为合作院校创造了优越的外语学习条件,营造了良好的文化氛围,从而吸引了更多的学生。语言推广国在吉尔吉斯斯坦外语教育发展过程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为吉尔吉斯斯坦的外语教育的发展给予了大量支持。

(三)外语语种多元化、不均衡发展

吉尔吉斯斯坦政治经济的发展使得社会对外语语种和外语人才的需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吉尔吉斯斯坦高校外语教育已经呈现多元化。吉尔吉斯斯坦外语教育的语种已由原来的英语、法语、德语等少数欧洲语言发展到汉语、阿拉伯语、韩语、土耳其语、日语、印度语、伊朗语、波兰语等十几种语言,特别是近年来中国、日本、韩国等国对吉尔吉斯斯坦经济往来与文化交流的逐步扩大使得汉语、日语、韩语等东方语言的普及和发展非常迅速。各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馆、国际教育发展机构、企业的资助和支持也对外语多元化发展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

吉尔吉斯斯坦外语教育以英语教育为主,其他外语有所侧重地分布在吉尔吉斯斯坦的各大高校及中学。吉尔吉斯斯坦外语教育发展、分布不均衡。不同语种发展阶段不同,不同语种发展层次不同,有的语种起步较早发展稳定,如英语、土耳其语、德语和法语。有的语种起步较晚,但发展较快,如汉语、日语和韩语。吉尔吉斯外语教育资源大多聚集在首都比什凯克市,其他地区多为补充。

(四)外语教育机构多样化

吉尔吉斯外语教育机构种类很多,有的是国立的,有的是外国驻吉使馆下属的,有的是国家和私人合作创办的,有的是吉尔吉斯本地人开办的,有的是外国私人开办的,他们面向在校学生和社会人士开放。例如孔子学院、日语中心、韩语中心等。吉尔吉斯斯坦外语教育日趋市场化,外语教育即将成为该国的一大产业。各种不同类型、不同模式的外语教育培训机构之所以在吉尔吉斯斯坦特别是在比什凯克如此发达,其主要原因就是社会经济发展对外语需求不断增加。

(五)人才培养国际化

在吉尔吉斯斯坦,年轻人除了学习母语和俄罗斯语外,还需掌握一门外语已经是很普遍的现象,有的甚至在努力学习第二、第三外语,外语水平已经成为衡量人才的标准之一,由此也增加了外语学习的社会需求。随着时代的发展,外语教育在强调传授外语知识、外语技能的同时,也把人才培养和社会需求相结合。从吉尔吉斯斯坦高校英语专业、土耳其语专业和汉语专业的课程设置特点来看,吉尔吉斯斯坦高校采用外语人才个性培养模式,例如:在修读专业外语的同时学习另一种/两种外语,其特点是:双语/多语;(吉尔吉斯国立民族大学英语专业的学生可以自由选择德语、法语或西班牙语为第二外语)在修读外语的同时学习用外文开设的经贸、外交或其他专业课程;(玛纳斯大学土耳其语专业学生可以学习用土耳其语讲授的经济贸易课程) 在修读外语专业的同时另外修读一门用外语开设的专业课程等等,以上培养模式主要是为了适应经济发展和社会需求,在强调外语语言教学的基础上,增加应用型知识课程,以培养复合型人才为主要目的,更加灵活地体现了人才个性化培养的国际趋势。

(六)注重外语人才交际能力的培养

吉尔吉斯斯坦高校外语教学以交际法为主,其他教学方法为辅,外语交际能力的培养始终是核心。在这种语言教育理念下,吉尔吉斯斯坦绝大多数高校都选择了小班外语教学模式。据调查,吉尔吉斯斯坦高校外语专业班级人数为15人左右(每个语言班如果超过25人,就分成两个班)。学生在外语课堂上,语言操练机会多、频率高、节奏快,教学效果明显。学生在课堂上学到的知识能够很快应用于生活,真正做到学以致用,通过社会实践,外语水平也能够很快转化为经济效益。

除以上特点外,吉尔吉斯斯坦高校外语教育不断发展的同时也存在不少问题,例如教材匮乏、师资队伍不稳定、学校管理不严、教育腐败等。

四、吉尔吉斯斯坦外语教育政策分析

 吉尔吉斯斯坦高校外语教育发展的良好态势主要得益于平等的语言政策和积极的教育改革措施。

(一)平等的语言政策

 前苏联解体后,各加盟共和国的政府首脑于1992年高等学校招生工作开始之前签署了一项《教育合作协议》。《协议》规定,居住在各加盟共和国的公民,不分民族和其他差别,享受平等的教育权利;所有教育机构,不论使用何种语言,一律平等。《协议》还指出,各加盟共和国愿意满足其本国公民学习中的相互需要,并在双边基础上规定相互财政结算的机制[4]

吉尔吉斯斯坦独立后一直执行民族和睦政策,制定有关法律,保护民族利益。吉尔吉斯斯坦宪法在宣布吉尔吉斯语言为国语的同时,还特别强调保证保留、平等而自由地发展吉尔吉斯斯坦居民所使用的俄语及其他一切语言,并保证使其发挥功能作用,不允许因不懂得或没有掌握国语而侵害公民的权利和自由[5]2000525日通过的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官方语言法》中规定: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俄语是官方语言。能成为民族间交际语言并有助于共和国同国际社会一体化的语言被认为是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的官方语言。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的官方语言是在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国家管理、司法和诉讼领域,以及在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社会生活的其它领域按本法和其它法律所规定的情况和程序与国语同样使用的语言。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总统的命令和指示用国语和官方语言两种语言公布。(刘庚岑译自《吉尔吉斯斯坦言论报》20005月)

据人民网阿拉木图20111128日电(记者陈志新)比什凯克消息:吉尔吉斯斯坦过渡时期临时总统奥通巴耶娃28日在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表示,吉尔吉斯斯坦应务实地推行语言政策,发展多语言教育。奥通巴耶娃当天在比什凯克举行的国际会议上说,语言问题困扰着世界许多国家,但光用政治口号是不能解决语言发展问题的。她说,吉尔吉斯斯坦境内共有80多个民族,每个民族都认为其语言没有得到国家足够的重视。语言问题已日益成为催生国内一些矛盾与冲突的主要动因之一。她表示,吉尔吉斯斯坦现在推行吉尔吉斯斯坦和俄语的双语教育,英语学习也日益普遍,民众对汉语的兴趣也不断增长。奥通巴耶娃号召大家转变观念。她说,民众应该明白,语言问题的解决不是使我们越来越封闭,而是让我们更加开放和国际化。如果只掌握一种语言,那么是对自我的限制。她认为,俄语是国际性语言,我们应该学习并掌握它。

(二)积极的教育改革措施

吉尔吉斯斯坦独立后,吉尔吉斯斯坦政府对高等教育工作十分重视,并将高等教育作为社会发展的优先方向和重要指标之一。同时,吉尔吉斯斯坦对高等教育进行了改革,使各类高等院校都有了显著的发展。《教师博览》(199712月) 的一篇文章《吉尔吉斯的教育状况》描述到:“吉尔吉斯斯坦独立以后,各种学校迅速发展起来,年轻人在国内几乎可以得到任何理想的专业。(历任)总统阿卡耶夫本人也曾立誓让国人即使不成为科学家,也要成为有学识的人。现在的吉尔吉斯斯坦各州几乎都有高等和中等专业学校,首都比什凯克真正成了大学城,这里培养出了外交官、新闻工作者、政治理论家等”。

尤其是2000年以来,吉尔吉斯斯坦进行教育法律的修订,促进教育过程主体间关系的民主化,允许学校学术自由,建立提供优质教育的保障成了教育政策的主要趋势。例如:2000827日的第244号吉尔吉斯斯坦总统令《2005年以前吉尔吉斯斯坦教育环境国家发展理论》;2002429日吉尔吉斯斯坦政府的第259号决议《吉尔吉斯斯坦2010年前教育发展概念》;2003430日第92号总统令确定的《教育法》;200423日第53号政府决议等[6]。吉尔吉斯斯坦新的教育法是建立在博洛尼亚进程[7]框架之下,并与世界教育发展紧密相连,使教育服务出口成为可能,使吉尔吉斯斯坦高等教育体系进入国际教育市场,国家教育领域制定的相关政策促进了这一发展。吉尔吉斯斯坦教育改革的一个主要方向就是同世界接轨。目前,吉尔吉斯斯坦致力于建立民主模式的教育体制,正在推行个性化教育,多元化教育和市场化教育,以便受教育者能够选择教育种类和层次。吉尔吉斯斯坦在教育领域内已与60多个国家建立了联系,签署了一系列的协议,并在此基础上进行着广泛的交流[8]

五、吉尔吉斯斯坦高校外语教育环境分析

吉尔吉斯斯坦高校外语教育环境对吉尔吉斯斯坦高校外语教育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全球化进程,国家利益的维护,地缘政治因素,吉尔吉斯斯坦经济、社会和文化发展的客观需要共同促成了吉尔吉斯斯坦开放自由的高校外语教育发展环境。

(一)全球化进程是吉尔吉斯斯坦高校外语教育发展的重要因素

全球化进程使得外语在政治、经济、外交、文化交流中日渐重要。吉尔吉斯斯坦素来享有“中亚瑞士”的美称。笔者访谈中,有的高校管理者认为:与国际教育接轨已经成为吉尔吉斯斯坦高校外语教育的优势所在。吉尔吉斯斯坦随着国际化进程的加深,国民整体外语水平逐渐提高,高校外语教育已成为吉尔吉斯斯坦高等教育发展道路上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吉尔吉斯斯坦以其外语教育的优势,吸引着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肤色、不同信仰、不同年龄的外语学习者。据吉尔吉斯斯坦教育部国际合作、国外投资部主任Адрешева说:吉尔吉斯斯坦的留学生人数已经增加到了16000人。留学人数每年还在不断增加,每年还有同目的语国家交换教师、学生互相交流的项目。

(二)国家利益是吉尔吉斯斯坦高校外语教育发展的根本因素

吉尔吉斯斯坦自独立以来,以其积极、开放的姿态面向世界,坦然地接受着来自世界上很多国家的援助和合作,这无疑给吉尔吉斯斯坦国家的发展带来了更多的机遇和挑战。世界上许多国家给吉尔吉斯斯坦带来了先进的技术设备、管理理念、人力资源和资金支持等。在吉尔吉斯斯坦,从人们生活的必需品到工艺品、从基础教育到高等教育、从人力资源开发到自然资源开采、从基础道路建设到旅游资源开发,处处可见他国援助者的身影。尤其在外语教育领域方面,众多的外语语言中心的加入,众多的高校合作项目、国际教育合作项目的签订,众多的免费资源的投入,使得吉尔吉斯斯坦国家外语环境得到改善,国家外语教育层次有所提高。

(三)地缘政治因素是吉尔吉斯斯坦高校外语教育发展的必要条件

吉尔吉斯斯坦地处俄罗斯、中国、伊朗、阿富汗和土耳其之间的战略要地,是欧亚大陆地缘政治的敏感区域。它既是原苏联地域范围,又是当前美国全球反恐中急于控制的地区,还是俄罗斯、中国和美国地缘战略的利益所在,更是地区、民族、宗教等多元利益交错的焦点。吉尔吉斯斯坦以其地缘政治优势赢得众多国家的支持和援助,目前在吉尔吉斯斯坦,跨国协调平台颇多,主要有北约与中亚国家间的军事交流组织“和平伙伴关系计划”;包括俄罗斯与中亚国家在内的“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和“欧亚天然气联盟”;中亚、俄罗斯、中国组建的上海合作组织等。这些组织虽然为中亚事务的处理提供了多种平台,也反映了吉尔吉斯斯坦谋求均衡外交所构成的多边态势。吉尔吉斯斯坦的地缘政治优势同样成为吉尔吉斯斯坦外语人才培养的必要条件,人才战略在高校,语言需求在外语。

(四)经济、社会和文化发展的客观需要是吉尔吉斯斯坦高校外语教育发展的强大动力

吉尔吉斯斯坦独立初期,经济衰败,工农业生产大幅下降,人民生活水平也急剧下降。独立20年来,吉尔吉斯斯坦不遗余力地致力于经济改革,并在各个方面得到了各种国际组织的资助。近年来,吉尔吉斯斯坦经济有所发展,但速度仍然缓慢。据驻吉尔吉斯斯坦使馆经商参处《2011年吉尔吉斯社会经济概况》报道:201111月吉尔吉斯斯坦国家统计委员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1年吉尔吉斯斯坦国国内生产总值为2731.08亿索姆,按全年平均汇率1美元兑换46.14索姆计算,约合59.19亿美元,较2010年增长5.7%

随着外语对社会的服务面越来越广,外语教育已开始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向多种经济实体、机构或部门提供复合型外语人才。吉尔吉斯斯坦高校外语教育作为促进社会经济发展的基点,正面临着挑战。随着吉尔吉斯斯坦国际交流合作不断扩大,社会对外语人才的需求一直呈上升趋势,高校的外语教育有了迅猛的发展。例如:据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使馆经商参处《2011年吉尔吉斯社会经济概况》报道:据吉尔吉斯斯坦统计,2011111月中国与吉尔吉斯斯坦贸易额为8.68亿美元,比上年增长44.4%。其中中方出口8.3亿美元,增长43.6%,中方进口3860万美元,增长70%。中国为吉尔吉斯斯坦第2大贸易伙伴国,第2大进口来源国和第7大出口目的国。吉尔吉斯斯坦汉语学习人数的逐年增加即反映了中国与吉尔吉斯斯坦经济合作不断升温的趋势。

对于吉尔吉斯斯坦这个总人口为554.3万(截至201111月底,驻吉尔吉斯斯坦使馆经商参处《2011年吉尔吉斯社会经济概况》中报道)的多民族国家来说,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是第一位的,吉尔吉斯斯坦存在的多元文化,是其魅力所在,也是在吸收投资等方面可利用的资源,面对各种外资机构和外来援助,外语人才的培养至关重要。

【参考文献】

[1] 周庆生.国家、民族与语言———语言政策国别研究[M].北京:语文出版社,2003.

[2] 刘庚岑,徐小云.列国志 吉尔吉斯斯坦[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5.

[3] 张西平,柳若梅.世界主要国家语言推广政策概况[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8.

[4] 左焕琪.外语教育展望[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

[5] 束定芳.大学英语教学改革之目标与方向[J].东北师大学报,2012(1).

[6] 范祖奎,易红.吉尔吉斯斯坦高等教育现状调查研究 [J].新疆社会科学,2011,(4).

[7] []库鲁巴耶夫.吉尔吉斯斯坦独立20周年回顾与展望[J].现代国际关系,2011,(8).

[8] 张朝意. 俄罗斯外语教育概貌[J].中国英语教育,2010,(2).

[9] 张贞爱.英、汉、朝语功能句式对立与语序作用值[J].东疆学刊,2012,(3.

[10] 张颖,王继华,张娣.吉尔吉斯斯坦高等教育概况[J]. 黑龙江教育学院学报,2008,(4).

[11] 张绍杰. 大学英语教育改革的目的与理念[J]. 东北师大学报,2012(1).

[12] Ст.пАсылбеккызыЭльмира.внедрениеновыхинформационных технологий в процесс изучения иностранныхязыкого через интернет на уроках английского языка[J].вестник Кыргызский Национальиый Университет им.Ж.Баласагына,2006.

[13]к.п.н.доц.АпезоваД.У.ст.преп.КененбаеваГ.Б.интернетскогообразования[J].вестник Кыргызский Национальиый Университет им.Ж.Баласагына,2000.

[14] Н.Н.Данилова,Е.В.Богословская.место и роль автономного обучения при заочной образования в лингвистическом вузе[J].вестник Кыргызский Национальиый Университет им.Ж.Баласагына,2005.

[15] к.п.н.Махкамова Г.Т.основные аспекты содержаниямежкультурного обучениястудентов филологическоговуза[J].вестникКыргызский Национальиый Университетим.Ж.Баласагына,2006.

[16] Имирова Р.Д.коммуникативные виды деятельности науроках английского языка [J].вестник КыргызскийНациональиый Университет им.Ж.Баласагына,2008.

[17] АубакироваА.К.ормированиекросскультурнойграмотности при обучении иностранным языкам [J].вестникКыргызский Национальиый Университет им.Ж.Баласагына,2010.

注释:

[1] Martha Merrill《:中亚地区的高等教育:在多样化中发展》,《国际高等教育》,2010年第3期。

[2] 张玉艳、张宏莉:《从中亚教学管窥中亚语言发展前景》,《语文学刊》,2010年第2期。

[3]АубакироваА.К.ормированиекросскультурнойграмотностиприобучении иностранным языкамвестник КыргызскийНациональиый Университет им.Ж.Баласагына2010.

[4] 何峰:《俄罗斯高校招生考试制度:承袭与改革》,《国际观察》,1999年第2期。

[5] 刘庚岑、徐小云:《列国志 吉尔吉斯斯坦》,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5年。

[6] 张颖、王继华、张娣:《吉尔吉斯斯坦高等教育概况》,《黑龙江教育学院学报》,2008年第4期。

[7] “博洛尼亚进程”是199929个欧洲国家在意大利博洛尼亚提出的“欧洲高等教育改革计划”,该计划的目标是整合欧盟的高教资源,在2010年以前实现欧洲高教和科技一体化。这也是欧洲一体化的具体内容之一。到2010年,40个欧洲“博洛尼亚进程”签约国的任何一个国家的大学毕业生的毕业证和成绩都将获得其他39国的承认,大学毕业生可以在其他欧洲国家申请硕士学位。

[8] 张颖、王继华、张娣:《吉尔吉斯斯坦高等教育概况》,《黑龙江教育学院学报》,2008年第4期。

【作者简介】

马磊,新疆师范大学语言学院讲师,吉尔吉斯国立民族大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

薛慧,乌鲁木齐职业大学汉教部教师。

                  本文摘自《新疆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3年第4


本站由新疆师范大学信息管理中心建设 Copyright © Xinjiang Normal University 新ICP备10003677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新医路新疆师范大学中亚研究中心 | 邮编:830054 | 网站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