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亚来华留学生汉语声调习得偏误分析(胡炯梅 胡冬梅)
发布时间:2015-09-20  浏览次数:

 

【摘要】汉语为声调语言,对于母语为非声调语言的中亚留学生来说,在汉语语音中占重要地位的声调成了其语音学习的最大障碍。汉语声调包括四种基本调型,由其组成的现代汉语普通话二字连读共十六种基本调型,在汉语学习者学习过程中会表现出不同的偏误情况。为了了解中亚留学生声调习得偏误情况,通过听感实验进行了分析、归纳,针对偏误和成因,进一步探讨了对声调教学的一些启示。

【关键词】中亚留学生,汉语声调,偏误

 一、引言

声调在汉语语音中的地位不容忽视,是来华留学生学习汉语语音的最大障碍,由于母语背景的不同,汉语学习者在声调学习中会表现出相同或不同的特点。汉语为声调语言,相同的音节带上不同的声调语义也会不同,在一些语言中,音节也可以有高低、升降的音高变化,但这种音高的变化只能起到改变语气的作用,而不能区别不同的词义或语素义,如印欧语系的俄语。所以对于一些母语为非声调语言的学习者来说,在学习汉语声调的过程中,会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错误,声调偏误分析可以对这些错误进行归纳总结,再加上科学的方法,学习者的错误规律就会呈现在我们的眼前,这样为声调教学提供了重要的参考,也可以使教师了解学习者的语言水平,掌握好教学的内容和方法。纵观前人的研究,大多数学者主要是针对欧美、日韩、泰国、越南等国学习者的研究。这说明其研究的对象范围还不够开阔,在找到汉语作为第二语言中声调习得偏误普遍规律上还存在距离。近年来中亚留学生日益增多,在理论贫乏,教学经验不足的情况下对中亚留学生的汉语声调习得研究逐渐兴起,本文以中亚来华留学生为研究对象,从单音节字(词)及双音节词的声调习得进行调查研究,旨在获得中亚留学生学习声调的偏误情况及产生偏误的原因,并提出一些有效的教学策略作为参考。

二、中亚来华留学生汉语声调习得调查

(一)调查对象的选取

本研究通过听感试验进行。选取的调查对象为就读于新疆高校的中亚来华留学生。被试者选定前已进行基本信息的调查,包括姓名、性别、国籍、在中国学习汉语的时间、学习汉语的时间五个问题。对基本信息的统计后发现,中亚留学生在中国学习汉语的时间集中在六个月、一年半至三年这两个时间范围内,学习汉语的时间最短为六个月,最长为五年。为了了解各时间段学生学习汉语声调的情况,根据基本信息把学生按“在中国学习汉语的时间”和“学习汉语的时间”两个标准分为四个阶段,每个阶段随机选取40人,共计160位被试者,对其进行语音采集,具体分配见表(1)。在选取被试者时笔者还充分考虑到了性别和国籍两个参考条件。

1  被试者学习汉语的四个阶段

 

人数

在中国学习汉语的时间

学习汉语的时间

A1阶段

40

6个月

6个月-1

A2阶段

40

6个月

1-2

A3阶段

40

6个月

2年以上

A4阶段

40

1年半

1年半以上

:在选取160位被试对象时充分考虑了其性别和国籍因素

(二)调查材料

由于调查对象的母语为非声调语言,汉语语调也是中亚留学生学习汉语的难点之语调的错误往往会引起声调的错误。因此在材料的选取中,本实验从孤立词(词组)入手。发音词表包括单音节字 ()20个,汉语声调基本调型阴、阳、上、去个5个。 双音节词3个,现代汉语普通话二字连读基本调型十六组,每组两个词(选字、词见附表)。为了便于学生见字直接发音,所选字()大都选自《博雅汉语初级起步篇》且均为日常生活所常用。

(三)研究方法

在对160位发音者进行语音采样时,为了提高语音材料的清晰度,采用录音笔录音。录音前给出5 分钟时间熟悉字(),避免因不认识而提高偏误率。 采样后对录音材料进行听辨分析,分析者要求普通话在二级甲等及以上水平。本文将分别对单音节字 ()和双音节词的偏误情况进行统计、分析。同时在听辩中将声调偏误分为轻度偏误和严重偏误两个等级,轻度偏误是指整体调型正确,只是在音高、轻重方面出现偏误。严重偏误是调型出现明显或严重偏误,往往造成听感上的混乱。

三、中亚来华留学生的声调调查结果分析

(一)单音节词偏误情况

1.被试者单音节词的总体偏误情况

2  被试者单音节词的总体偏误情况

 

轻度偏数

严重偏误数

小计

偏误率

阴平

19

13

32

4.3%

阳平

35

50

85

10.60%

上声

20

100

120

15%

去声

20

90

110

13.7%

:偏误率=偏误次数/每种声调被读的次数(160X 5)

160位被试者在单音节字()上的偏误情况可以看出:单音节的总体偏误率不是很高,偏误由高到低分别为上声、去声、阳平和阴平,其中阴平的错误次数最少而且与其他三声的落差较大,可知阴平最易掌握。上声和去声的偏误率旗鼓相当,在听辩中还发现上声和去声的混读现象也较严重,如将病(去声误读为上声),跑(上声误读为去声)。阳平偏误率居第三,为10.6%,阳平表现出的错误主要是阳平误读为去声和阴平,如将国(阳平读为去声),词(阳平读为阴平)。除严重偏误类型外还存在其他三声与阴平的误读情况。

3  阶段被试者的单音节词偏误情况

 

偏误次数

偏误率

25

5%

87

17.5%

50

10%

62

12.5%

 

A1阶段学生在四声上的偏误率由高到低分别为:阳平、去声、上声、阴平。本阶段学生在阳平上的偏误率最高,大多将阳平误读为阴平和上声。本阶段除阴平外,上声的偏误率较低,这说明在初学汉语期,中亚留学生对上声的掌握较好,上声在汉语四声中最特殊,学习之初大部分汉语教师都会非常重视上声的教学,这是阶段学生掌握好上声的重要原因。

4   A2 阶段被试者的单音节词偏误情况

 

偏误次数

偏误率

25

5%

37

7.5%

87

17.5%

62

12.5%

A2阶段学生在四声上的偏误率由高到低分别为:上声、去声、阳平、阴平。可以看出上声的偏误率明显上升,阳平的偏误率明显下降,阴平偏误率仍然最低,根据听辨分析发现本阶段的偏误类型主要为上声与阳平、去声的误读。

5   A3阶段被试者的单音节词偏误情况

 

偏误次数

偏误率

25

5%

37

7.5%

125

25%

62

12.5%

A3阶段学生在四声上的偏误率由高到低分别为:上声、去声、阳平、阴平。上声的偏误率仍在上升, 而在去声、阳平和阴平上的偏误已趋于平稳,A2A3 阶段的偏误情况很相似,这两个阶段的学生在中国学习汉语的时间都为六个月,可学习汉语的时间间隔很长,可以说这两个阶段同学在单音节声调的掌握上并没有因学习时间的增长而差别明显。

6   A4阶段被试者的单音节词偏误情况

 

偏误次数

偏误率

12

2.5%

37

7.5%

37

7.5%

100

20%

A4阶段学生在四声上的偏误率由高到低分别为:去声、上声、阳平、阴平。本阶段的偏误率较其他三个阶段表现为去声的偏误率增长明显,上声偏误率为最低阶段,阳平偏误率平稳,阴平偏误率有所下降。本阶段学生与其他三个阶段学生有所不同,他们 在中国学习汉语的时间都在一年半以上,学习汉语的时间大多在两年以上,因此本阶段学生对汉语声调中最难的上声掌握很好,阴平、阳平的掌握较前三阶段保持平稳状态,但去声偏误率却很高,可能是因为对四声的重视不够,练习机会较少造成的,也可能是因为俄语负迁移的影响。

通过对四阶段学生在单音节上的偏误情况的比较可以看出:阴平最易掌握,随着学习汉语时间的增长,对阳平的掌握趋于平稳,上声在前三个阶段是一个共同的难点,但随着学习时间的增长和实践练习的增多,上声的困难是可以不断地克服的。

()双音节词声调偏误情况

通过对160位被试者语音的分析发现了各种声调组合中严重偏误的组合与轻度偏误的组合,见下表。

7  被试者的偏误类型

轻度偏误类型     阴平+阴平 去声+去声 去声+上声 阴平+去声阳   +上声 阳平+去声

严重偏误类型     去声+阴平 上声+去声 上声+阳平 阴平+去声 阴平+阳平

在对各声调组合偏误情况统计时发现,第一,各位被试者轻度偏误类型的次数较少,也比较分散。第二,上声与去声、上声与阳平是被试者普遍遇到的困难,这说明上声仍然是一个重点和难点。第三,中亚留学生的发音情况中,严重偏误类型中我们发现去声的出现频率也比较明显。

1.被试者整体的双音节词声调偏误情况分析

从调查中可以看出偏误较严重的声调组合为阴+阴、阴+去、阴+阳、上+阳、上+去、去+阴。可以看出出现错误最多的组合中包含了上声、阳平和去声,这无疑印证了汉语声调学习的难度主要存在于上声、阳平和去声。在表中还发现了去声的各种组合的偏误率很高如:阴平+去声的偏误率为40%,上声+去声的偏误率为20.3%。这些结果和单音节的结果有所关联,在单音节中去声和上声的偏误率相当。这也体现了中亚留学生自己独有的声调习得规律。

2.    各阶段学生的双音节词偏误情况分析

Al段在双音节各种组合上的偏误情况显示:阴+阳、阴+上、阴+去三中组合的偏误率最高,由于阴平发音是起音过低,使得组合中去声误读为阴平,上声误读为阳平,阳平误读为上声的情况非常严重,上声在双音节前位的四种组合中上+阴、上+阳、上+ 上偏误率较高,其中上+阳为25%。阳平组合和去声组合偏误率最低,这说明中亚留学生在汉语学习初期对阳平组合和去声组合的双音节掌握较好。

A2阶段阴平组合的偏误率呈下降趋势,但其中阴平+去声的偏误率仍很高,将去声误读为上声的现象较严重,阳平组合的偏误率有所上升,上声组合的偏误率较Al阶段保持稳定,去声组合的偏误率明显增加,随着学习汉语时间的增长,对声调的重视程度减弱,致使声调错误没有得到太大改善。

A3阶段的总体偏误率在四个阶段中是最好的时期,此阶段对三声组合掌握很好,偏误率很低,而且保持着同一水平。

A4阶段,阴平组合的偏误率仍然处于一个较高水平,阳+阳、去+阴这两种组合的偏误率与A3阶段相同,仍然很高。

在对A1A2A3A4四个阶段双音节词偏误描述中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1)上声的各种组合在A1A2阶段学生中出现的偏误率较高,在A3A4阶段相对较低。说明随着学习时间的增长和学习的深入,中亚留学生对于难掌握的上声有了较好的认知,在操练过程中失误率不断降低。这可能由于有较好的语言环境有关。

(2)在以往的研究中阴平+阴平容易掌握,但在数据中A2A3A4阶段同学的偏误率却不低,阴平起音点较高,中亚留学生可能由于俄语调型的影响达不到应有的高度而引起偏误。但是这些偏误对听感基本不会造成很大的影响,不会对被试者的交际造成障碍。

(3)总体来看A1A2组偏误率较高的声调组合都比较固定和集中,而A3A4组则比较分散,这说明在A1A2阶段声调错误表象出共性的特点,其他两组的情况有可能是由于个体差异而引起的某些声调组合偏误率高的情况。A3A4的总体偏误率要明显低于AlA2组的同学。这与学习汉语的时间长短成正比。

四、中亚来华留学生汉语声调习得特点

1.在对语音材料进行听辨后可将各阶段学生汉语声调上的主要偏误类型总结为Al阶段阴平误读为其他三声,上声误读为阳平,去声误读为阴平。 A2阶段去声误读阴平、阳平和上声,阳平误读为上声和去声,上声误读为去声和阳平。A3阶段阳平误读为去声和阴平,上声误读为阴平,去声误读为上声和阳平。根据四个阶段主要偏误类型可以发现,中亚留学生在发音中上声与去声,上声、去声与阳平的相互误读情况最为突出。

2.单音节的发音情况较双音节要好很多,上声的困难很大,阴平最易掌握,但在双音节中,阴平各组合的偏误情况不乐观,所以说并不能因为单音节阴平容易发音而忽视阴平双音节的学习。

3.单音节的总体偏误较稳定和集中,并没有很大的波动,双音节的重度率主要集中在A1A2阶段,并且很集中,随着学习汉语时间的增长,双音节各组合的总体偏误率逐渐降低,虽然在某些组合上的偏误率仍很高,但是这些组合都较分散,没有一种集中的趋势。

4.中亚留学生对双音节变调情况不熟悉,有的学生缺乏变调的意识,比如中亚留学生通常习惯将调值为21的半上声误读为调值为35的阳平。

五、中亚来华留学生声调偏误产生的原因分析

以上对中亚来华留学生声调偏误的具体情况进行了分析,在与以往学者对曰韩、欧美留学生声调偏误的比较中,我们可以发现有许多共同之处,但也不难发现中亚留学生也有其独特之处,究其原因,可以从以下几方面进行分析。

()俄语负迁移的影响

中亚各国中俄语已成为其通用语,在平时的交际中,思维中都离不开俄语的成分。俄语为非声调语言,可同时也具有词重音和语调,这两个因素对中亚留学生学习汉语声调会产生负面的影响。我们知道汉语有四种基本声调阴、阳、上、去,声调在音节上标在元音上,同时俄语的词重音也在元音上,位置是不能随意变动的,而且词重音也是词义的重要反映,词重音在中亚学生的意识中很难转移。这样的特点会在声调偏误中有所影响。在听辩中我们也发现了一些同学喜欢发第四声的习惯。此外俄语有四种基本调型,其中前三种较常用,调型1用于陈述句,语调平缓,在句尾将语调降低,调型2用于有疑问词的疑问句,在疑问词上降低语调;调型3用于没有疑问词的疑问句,语调在要问的词上上升,语调上与汉语语调的不同也会造成声调的偏误。

(二)目的语的干扰

汉语声调的学习要经过一个长期的过程,单音节的掌握并不是最大的障碍,我们可以通过引导学生不断强化练习,有节奏地控制声带的紧张与放松等方法,让学生掌握四声的发音特点,从而减少错误率。但在汉语中双音节词占多数。如果是声调的简单相加就非常容易,事实上双音节中存在变调的情况。拿上声变调来说:汉语里三声变调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上上相连,前上应读阳平;另一种是上声在非上声或轻声前,上声应读半上声,这就给声调的学习增加了困难,在双音节中还存在前后声调相互影响的情况,使得前后声调相互趋同,在听辨中发现将火车(+)误读为(去+阴或阴+阴)的问题。

(三)学习者个人因素的影响

在学习一门语言的过程中,学习者自身的因素起到了决定的作用。学习动机、努力程度和学习策略都是影响学习效果的重要因素,在学习汉语的过程中,中亚留学生的个人因素也不同程度地影响着他们学习汉语的效果。(1)在中亚留学生中有部分同学没有调整好心态,对汉语学习不够重视,导致学习过程中不努力,掌握程度差。(2)有些留学生对自己信心不足,害怕别人看到自己的弱点而不敢开口交流,这样平时的实践少了对一些发音产生了不确定感,长此以往就会出现声调的误读,甚至有些将大部分声调按一种声调来读,在分析中有所体现,有些学生将单音节上声一律读为阴平或阳平,还有些误读为去声,可能是由于个人对某种声调印象深刻的原因。(3)学生的学习策略也会影响到声调的学习,由于学习方法不当,没有制定长期的学习计划等原因,忽视了声调的学习得重要性。在与中亚学生的交流中我们发现大部分学生并没有把声调学习放入每天的学习计划中,也不知道声调学习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但有一点值得肯定的是,部分同学在接受采访前都认识到了自己的声调不好的现实。如果加以引导,相信他们为了改变自己这一缺点一定能够积极地去学习和改正。

()教学环境、教师和教材的影响

1.汉语语音教学一般集中在最初学习的三、四周之内,语音知识即复杂又多,给声调学习的时间自然很少,可以说是刚学习即终止的状态,这样来不及给学生讲清楚声调的发音特点,将很多问题都遗留了下来。其次在声调学习中没有较好的教学设施来辅助,只能由教师发音,学习者模仿这种方法来进行。有条件的学校可以通过视频展示,五线谱标注等方法将清楚四声的规则。

2.对中亚的汉语推广时间并不长,在对专业对外汉语老师的培养上还缺乏经验。有些老师专业素质不过硬,在教学中容易将个人的错误带给学生。有些老师甚至对变调知识不重视,在教学中只字不提,认为学生可以自然而然地学会。这样只会加重“洋腔洋调”的程度。声调学习贯穿于整个汉语学习过程,有些教师只注重课堂教学,课下很少于学生进行交流更别说纠正错误发音了。学生普遍反映没有时间交中国朋友和他们聊天学习口语。

3.目前大部分对外汉语教材对语音知识的设计不够合理,大部分只集中在前几课。并没有对语音知识做比较详细地讲解。在学习课文和语法的课中很少提到语音练习,这样在心里上就不能给教师和学生形成一种“语音很重要”的意识。课堂教学和课下实践的时间安排不够科学,课堂教学往往被放在比较重要的位置,而轻视学生的实践。

六、声调偏误研究给声调教学的启示

()声调教学的时间安排及其重要性

在对外汉语教学中阶段性教学最突出的就是语音教学,许多人持有要将语音教学贯穿于教学的全过程,但最初的语音学习阶段,学生就会产生先入为主的状态,对接收的语音知识会很感兴趣,也会较容易地掌握和运用。如果接受的信息出现错误或不够准确,以后就很难纠正。一般教材将声调教学包含在语音教学中,在进行词汇和语法教学后,语音和声调教学只是作为练习的而已部分出现在教材的后面。学生和老师不够重视,会导致学生对声调知识的淡忘和忽略。在平时的交际中很容易形成错误的声调习惯。为了减少这些可以克服的问题,可以从教学计划、教材和教师教学方法等方面入手,在对学生声调偏误的研究基础上,在语音教学的关键时期做好声调教学计划,找到很好的切入点,进行重点教学。在进行其他语言知识学习时不忘声调的重要性,有意识地强化练习和纠正。在平时的交流中,引导学生改正“洋腔洋调”。通过这些方面的努力,相信声调教学的效果会得到进一步的提高。

()声调难度顺序及“声调特点教学”在声调教学中的应用

对外汉语声调研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不少学者提出了自己的观点。针对不同母语背景的汉语学习者的声调偏误类型及成因,在习得声调时有一个难度顺序的表现。由于研究重点和方法的不同会得到不完全一致的结果。一般认为是阴、去、阳、上。所以在教学中根据由易到难的原则,对不同母语背景的学生采用不同的声调教学顺序。在本文的研究中发现上声和去声的偏误相当,阳平和阴平其次,在安排教学中应该充分考虑,有所侧重。

汉语声调特征教学逐渐受到对外汉语教学的重视。高一阳平、低一上声、升一阳平、降一去声,这是汉语四种声调的总体特征。 教师在进行声调操练时也可以有意识地强化声调间声调特征的差异,讲清楚每个声调的特征,进行发音、正音训练使学生在声调学习的关键时期能自如地区分和发出各个声调的不同。在以后的汉语学习中会逐渐看到其效果。在进行对中亚留学生声调教学中发现学生学习声调还是比较积极的,老师利用一定的手势、身体动作来表现声调特征时,会提高学生的注意力。如果在声调特征教学中不断探索新的教学形式和手段,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在声调教学中不断探索新教案

对外汉语研究热情不断高涨,对声调本身的研究占了先锋。而对利用声调研究成果设想出新的教学手段的研究就很不足。传统的教学都按照声调难易顺序进行单纯地降练,这样很难提高学生的积极性。教学的效果也很不明显。有学者提出利用声调的音乐性用五线谱进行展示。让学生意识到声调并不是想象的那么枯燥,只不过是一种高高低低的调子。这样可以消除陌生感,同时还能体现汉语的美感。中亚留学生性格开朗,喜欢音乐舞蹈,在教学中如果采用比较活泼的方法(游戏、比赛)。应该达到一定的期望值。所以说声调教学要打破传统的方式,以一种更加活跃、开阔的方式来教、练。新教案的探索会给我们不一样的视角。

七、结语

鉴于声调习得的重要性,笔者做了对中亚留学生声调偏误的分析和归纳。其研究结果在对中亚留学生声调研究相对不足的情况下,可以引起从事教学工作人的重视,促使他们更加关注对中亚留学生声调教学的全过程。对中亚留学生习得声调规律的研究时很有必要的,在教学的各个环节还不够成熟的时期,如果对教材编写,教学方式提供一些参考,中亚留学生的语音教学一定能步入一个新的阶段。 

【参考文献】

[1]王功平.印尼华裔留学生汉语普通话双音节上上连续调偏误实验研究[J].暨南大学华文学院学报,2004, (4 ).

[2]刘广徽.汉语普通话语音教程[M].北京;北京语言大学出版 社,2002.

[3]赵元任.语言问题[M].北京滴务印书馆,1980.

[4]祁慧琳.韩国留学生汉语双音节词声调发音偏误分析[J]. 上海外国语大学学报,2007, (6 ).

[5]刘佳平.初级日本留学生汉语双音节词声调偏误分析[J]. 上海外国语大学学报,2007, (2).

[6]马燕华.初级汉语水平留学生的第三声听辨分析[J].北京师 范大学学报,2000, (6) .

[7]刘若云.对外汉语初级班第三声类推法教学[J].中山大学学报论丛,2006, (9). 

【作者简介】

胡炯梅(1982-),女,重庆长寿人,硕士,讲师,系“中亚汉语国际教育研究中心成员,主要从事对外汉语研究.

胡冬梅(1987-),女,新疆伊犁人,塔吉克斯坦孔子学院教师,主要从事对外汉语研究.

本文摘自《新疆职业大学学报》2013年第4


本站由新疆师范大学信息管理中心建设 Copyright © Xinjiang Normal University 新ICP备10003677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新医路新疆师范大学中亚研究中心 | 邮编:830054 | 网站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