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亚地区高校汉语教材使用现状调查(闫丽萍 班振林 吴霞)
发布时间:2015-10-28  浏览次数:

 

【摘要】文章从中亚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3国的孔子学院及所属教学点汉语教材使用情况、部分高校及所属院系汉语教材使用情况、高校学生汉语教材使用情况等方面调查分析了中亚地区高校汉语教材的使用现状和特点,并提出了一定的对策,以期为中亚地区的汉语教学决策和教材编写出版提供依据。

【关键词】中亚地区;高校;汉语教材;使用现状 

一、引言

中亚地区是以伊斯兰教为主的多宗教、多民族、多语言地区,俄语为族际共同语,历史上曾受到过欧亚大陆上许多文明的影响。中亚5国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是古丝绸之路沿线的重要国家,自古以来与中国就有着经贸文化等方面的密切交往,其中哈、吉、塔3国与中国有着自然的地缘优势,其共同边界线达3300多公里。

中亚各国与中国在经济、贸易、交通、能源、文化、教育等领域的广泛交流与合作,带动了汉语进一步的传播与推广,汉语热在中亚地区不断升温,而且这股汉语热还有加大的势头。仅以吉尔吉斯斯坦为例,据初步统计调查,吉国7个州中有4个州的国立大学,首都比什凯克市有10多所高校,南部首府奥什市的5所大学均开设了汉语课(包括汉语专业与一外和二外汉语)。开设汉语课的高校已占到该国高校的90%之多。为了现实和未来发展的需要,尤其是中亚地区的年轻人学汉语的需求与日俱增。

在汉语国际教育大力开展的同时,教材紧缺问题、适宜问题一直十分棘手,亟待解决。作为汉语教学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本文主要以吉尔吉斯斯坦为视角,辅以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的访谈资料,就其高校汉语教材使用现状展开调查,以便更好地了解中亚地区汉语教材使用的实际情况,为中亚地区汉语国际教育的决策与教材的编写和发行提供依据。

鉴于中亚地区高校汉语教材在使用过程中存在变动性大等情况,仅以笔者在吉尔吉斯斯坦调研期间(20099月—20106月和201112月—20136月)和访谈哈莎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孔子学院教师所了解到的汉语教材使用情况展开研究。

二、中亚地区高校学生汉语教材使用情况——以吉尔吉斯斯坦为例

在吉尔吉斯斯坦大部分高校,学生缺乏汉语教材是一个棘手而普遍的问题。在教学过程中有的老师要求学生复印课本,则其班里若干名学生有复印的课文;有的则不要求,班里几十个学生,没有一个有复印的资料,甚至有的班级的学生一个学期都没有可用的复印教材。朗读课文的时候,老师把自己的课本往学生面前一放,一个学生读完了,再拿到另一个学生面前,如果课堂时间充裕,可依次读一遍。在当地任教的老师反映“学生空着手,一个学期就上完了”,这种现象很普遍。奥什国立大学的本土汉语教师吉勒德斯老师给一年级学生采用的是《汉语新目标》第1册,给二年级学生采用的是《初级汉语教程》(张俊翔编,莫斯科出版)。学生学习这两套教材,如果手中无复印的课文资料,其学习效果必大打折扣。当访谈到对学生有无教材的看法时,她说:“我担心学生说我(强行推销教材),所以不(能要求学生)复印,(只有)我有。”笔者在调研过程中发现吉尔吉斯斯坦国立民族大学国际教育一体化学院东方系二年级一个班,当天上课的有16名学生,其中有8个学生带教材,是当时笔者所见到的拥有课本数量相比较而言最多的班次。

至于学生复印教材的情况也并不理想。笔者自己班的学生基本上都是上一课复印一课。每次上新课之前总有学生需要借教材前去复印,致使备课都受到影响。有的学生事先能及时复印准备好,有的学生新的一课开始了,或都上了一半了还没复印好;有的只复印了课文部分,不复印课后练习部分;有的学生会把复印好的课文整齐地夹在文件夹里,有的则是凌乱地放在一起,用时翻找半天,很是费时。笔者教过的五年级班的学生中一个学期只有两名学生课前复印过一篇课文,而讲授此篇课文时这两名学生却将该篇课文复印件遗忘在家里。由于很多学生不愿复印教材,加之缺勤,常常使得课文内容无法按进度讲授,无奈之下老师只得改变授课内容和形式,将课文内容重复抄写于黑板之上。总之,学生没有教材,课后复习、预习之类的学习活动均无从谈起。

三、中亚地区高校汉语教材使用情况

中亚地区汉语国际教育呈现多元化不平衡发展趋势。孔子学院的建设带动了当地汉语国际教育的快速发展。要研究中亚地区的汉语教学及教材使用情况,首先应着眼于孔子学院的汉语教学及教材使用。因为孔子学院及所属教学点的汉语教学在中亚地区的汉语教育市场占有当大的份额。

通过表1至表4所反馈出来的信息,可了解到中亚地区 高校汉语 教材使用的基本情况与特点。

(一)吉尔吉斯斯坦高校汉语教材使用情况

1.吉尔吉斯斯坦孔子学院及所属教学点汉语教材使用情况

1是吉尔吉斯斯坦国立民族大学孔子学院及所属教学点汉语教材使用情况调查

1吉尔吉斯斯坦国立民族大学孔子学院及所属教学点汉语教材使用一览表

地区

布局

序号

学校名称

布局类型

学校类别

教学年级及班级

使用教材

备注

比什凯克市

1

孔子学院本部

教学点

公立

1-5年级初级、中级、高级培训班;汉语提高班

汉语会话301句(上册 );新实用汉语课本12册;汉语新目标

234册;快乐汉语1与配套练习册;长城汉语(生存交际)14

1.学 生 借 用 学 院 的教材;2.学院提供复印教材

2

吉民大吉中学院

教学点

公立

2-5年级,10个班

汉语教程2(上下两册);2.现代汉语语法、初级汉语口语语法

1.学 生 购 买 复 印 的教材;

2.其他课程学生无教材

3

吉民大经济与金融学院

教学点

公立

2-3年级,5个班

快乐汉语1与练习册

5个教学班级学生轮换使用教材

4

吉民大继续教育与培训中心

教学点

公立

大专2年级,5个班

新实用汉语课本12册;汉 语 乐 园 第1册 (俄 语版);体 验 汉 语(留 学 生篇、文化篇)(俄语版)

1.学生复印教材;2

缺配套的教辅资料

5

吉民大法律学院

教学点

公立

大学23年级,一个选修班

快乐汉语1和练习册

学生复印教材

 

6

吉民大商务管理学院经济学

教学点

公立

3-4年级,7个班

新实用汉语课本第1册;大 众 汉 语 第1册 (吉 语版)

学生购买教材

 

7

总统干部管理学院

孔子课堂

公立

2-4年级,6个班

汉语会话301

句(上册 );新实 用 汉 语 课 本 第12册;博雅汉语(起步篇12;准中级1

学生有电子版教材

8

阿拉套大学

教学点

私立

1-5年级,6个班

汉语 技 能 系 列 教 材;新HSK辅 导 教 材;博 雅 汉语;发 展 汉 语 写 作;发 展汉语 听 力;阅 读 读 写 教程;汉 语 阅 读 教 程(上 下册);初级汉语口语、中级汉语口语(均为上下册);经贸 汉 语ABC(上 下册);汉 语 文 学 专 业 方 面教材

缺合 适 的 汉 俄 翻 译教材

 

9

欧亚大学

教学点

私立

大学预科,12个班

新实用汉语课本第1

学生缺少教材

10

内务部高等警官学院

教学点

公立

大学1-5年级,一个选修班

快乐汉语1和练习册

教材在课堂上发给学生,课后收回

11

国立工程和交通建筑大学

教学点

公立

1-4年级,4个班

新实 用 汉 语 课 本123册;快 乐汉 语 第1册;汉语会话301句 (上下册)

学生复印教材

 

奥什州

12

奥什人文师范学院

教学点

公立

汉语专业1-4年级,6个班;5年级1个班

1至4年级:新实用汉语第14册;5年级:汉语教程第2册(上)

两三 个 学 生共用一本复印教材

 

13

吉中经济学院

教学点

私立

汉语专业1-5年级5个班

新实用汉语第1-4

学生复印教材

 

14

奥什国立大学

教学点

公立

区域学专业(汉语为一外)1-5年级,9个班

新实用汉语第

14册;汉语新目标第12

 

部分学生 复印教材其他学生无教材

 

国际关系专业(汉语为二外)1347年级,5个班

1年级,2个班:快乐汉语上册;3年级,2个班:无固定教材;4年 级,2个 班:(1班)基 础 汉 语 第3册;(2班)无固定教材;5年级,1个班:基础汉语第3

纳伦州

15

纳伦州国立大学

孔子课堂

公立

1-4年级,4个班

新实用汉语课本14册;汉语会话301(上、下)

学生借用或复印孔子学院赠送的教材

伊塞克湖州

16

伊塞克湖州国立大学

孔子课堂

公立

1-4年级,4个班

新实 用 汉 语 课 本14册;汉语会话301(上、下)

1.缺少教辅资料

2.个别学生有教材

2.吉尔吉斯斯坦部分高校汉语教材使用情况

为了进一步全面地了解吉尔吉斯斯坦高校汉语教材使用状况,还需调查除国立民族大学孔子学院及所属教学点以外其他高校汉语教材的使用情况。

2 吉尔吉斯斯坦部分高校及所属院系汉语教材使用情况一览表

地区布局

序号

学校名称

所属院系

学校类别

教材使用与教学年级及班级

备注

比什凯克市

1

吉尔吉斯坦国立民族大学

国际教育一体化学院

公立

新实用汉语课本1-4册,1-4年级

系里出资购买以供学生借阅

2

比什凯克人文大学

吉汉系

公立

1.汉语口语速成—基础篇.(马箭飞主编);供三年级学生使用;2.初中级汉语口语与听力(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供三年级学生使用;3.城市名片;供五年级学生使用;4.桥梁—实用汉语教程(陈灼主编)

1.教 学 秘 书 纳 孜 拉老师个人使用;2.公派教 师 焦 东 梅 老 师个人使用;3.焦老师自己从国内带来;4.最早使用过。

3

吉美大学

外语系

私立

汉语选修班:1.汉语新概念(北大出版社);2.地道中国;

3.汉语301句(上下册);4.汉语新起点(16册)

1.学校出资复印;2.学校购买《汉语301句》供学生借阅。

 

4

玛纳斯大学

东方语系

公立

1.《汉语史》;2.综合课:新实用汉语课 本 (第12册);3.口 语课:汉语口语速成(上下册,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123的对象为汉语专业一、二年级学生;4.预科 汉 语:速 成 汉 语 初 级 教 程(第1册,北 京 语 言 大 学 出 版社);预科学生2个班级

《汉语史》教材缺乏

 

加拉拉巴德州

5

加拉拉巴德州国立大学

国际关系系

公立

1.基础汉语课本(修订本,第12册,北京语言学院编,华语教学出版社);供一年级学生使用;2.汉语入门(第1册);一年级学生使用;3.汉语新目标(第2册);三、四年级学生使用;4.新实用汉语课本(14册);一至五年级学生使用;5.大众汉语(第1册,吉语版);基 础 班、培 训 班 学生使用

1.学生复印教材;2.采用《新实用汉语课本》后学生可在汉语中心借阅该教材

奥什州

6

奥什工业大学

国际关系系、计算机系

公立

国际关系专业:15年级4个班;新实用汉语第23册:汉语入门 第3册;实 用 汉 语 教 科 书(高级)。

1.《汉 语 入 门》学 生可借阅到;2.其他教科书学生缺少教材。

俄英翻译专业:234年级3个班;新实用汉语第12

翻译理论专业:2年级1班:汉语会话301句上册;4年级1班;新实用汉语第2册;5年级1班:无教材

计算机语言专业:1年级1班:大众汉语(第册,吉语版)

 

3.塔吉克斯坦高校汉语教材使用情况塔吉克斯坦有所孔子学院。表3是塔吉克斯坦国立民族大学孔子学院及所属部分教学点汉语教材使用情况调查。

3 塔吉克斯坦国立民族大学孔子学院及所属部分教学点汉语教材使用情况一览表

地区布局

序号

学校名称

布局类型

学校类别

教材使用与教学年级及班级

备注

索格得州苦盏市

1

塔 吉 克斯坦 国 立政法 商 业大学汉语班

教学点

公立

《汉语教程》(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出版);

13年级的学生

此教材均由中国教师从中国带去,再由学生复印以供上 课使用。

2

塔 吉 克斯

坦 胡 占德

大 学 汉语班

教学点

公立

《汉语教程》;

13年级的学生

 

同上

杜尚别市

 

3

塔 吉 克 斯坦 国 立 民族 大 学东方语言系

教学点

公立

《博雅汉语———起 步篇》、《大 学汉语》第1册;12年级

学生学生 无 法 购 买 到 此教 材,只 能 靠 复 印获得。

4

塔 吉 克斯坦 国 立语言 学 院汉语系

教学点

公立

《新实用汉语课本》

13册(俄语版);

13年级学生

教材数量学生无法购买。

 

5

塔 吉 克 斯坦 国 立 民族 大 学 孔子学院

总部

公立

初级阶段

《大学汉语》第1册 (塔语),新疆教育出版社;零起点所有班级

目前 孔 子 学 院 学 生都在使用此教材;此教材数量多,可供学生购买。

 

中级阶段

《经 理 人 汉语》(上 下册)(英-汉版)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因数量少,学生购买不 到。上 课 时 由 老师借阅供学生使用,下课后归还。

 

高级阶段

《新实 用 汉 语 课本》第3册;北京 语 言 学 院出 版 社《初级 汉 语 阅 读 教 程(23册;北京大学出社);教学 对 象 大 部 分 为 从中国回来的学生

这两 套 教材由于 数量少,目前只有个别高级班学生使用,学生也无法购买。

 

4.哈萨克斯坦高校汉语教材使用情况

    哈萨克斯坦有4所孔子学院。表4是哈萨克斯坦阿克纠宾国立师范学院孔子学院(哈国规模最大的第三所孔院)和卡拉干达国立技术大学孔子学院(第四所孔院)及所属教学点汉语教材使用情况调查。

四、中亚地区高校汉语教材使用情况分析

通过表1、表2、表3和表4,并结合实情,可总结出中亚地区高校汉语教材使用情况的若干特点。

(一)若干院系使用统一的教材

近一两年以来,变化显著的是中亚地区某些高校的院系也陆续开始使用统一的教材。如吉尔吉斯斯坦国立民族大学吉中学院给二年级学生出售统一复印的教材———《汉语教程2》(上下册,杨寄洲编),极大地便利了教学。该校国际教育一体化学院采纳任课教师提出的 “由系里订购教材”的建议,采用《新实用汉语课本》,学生可向系里借用所需教材。中方老师评论说:“初步看出,教材统一后,学生的汉语水平普遍提高。”塔吉克斯坦孔院教师也反映:“《经理人汉语》练习量大,可以使学生得到充分的练习,学生学完此教材后普遍进步比较大。”哈萨克斯坦阿克纠宾国立师范学院孔子学院采用《新实用汉语课本》按学生实际水平和学习时间得以实行分级教学。

4 哈萨克斯坦两所孔子学院汉语教材使用情况一览表

地区布局

序号

学校名称

布局类型

学校类别

教材使用与教学年级及班级

备注

阿克纠宾斯克州

1

哈 萨 克 斯

坦 阿 克 纠

宾 国 立 师

范 学 院 孔

子学院

总部

公立

《新实用汉语课本》14册,分

级教学:初级学生:

12册;中级学生:4册高级学生:4

作为主干教材,使用得最多。向汉办申请的教材;学 生 复 印 和购 买均可。

2

哈 萨 克 斯

坦 拜 师 甫

大 学 语言系

教学点

公立

《新实用汉语课本》14册专业汉语班:14年级汉语 选 修 班;HSK辅 导 班:各年级零起点收费辅导班

教材归图书馆所有,上课 时 由老 师 借 阅供学生使用,下课后还。

 

 

3

哈 萨 克 斯

坦 卡 拉 干

达 国 立 技

术 大 学 孔

子学院

总部

公立

《新实用汉语课本》13册(俄语版);13年级学生

 

学生复印教材

 

   (二)同一所院系使用不同的教材体系

中亚地区部分高校同一院系的汉语教师使用的教材体系不同,甚至即使是同一年级的班级采用的教材也不同。以吉尔吉斯斯坦奥什国立工业大学为例:该大学有3位本土汉语教师,纳吉拉老师给一年级学生使用的是她自己复印的教材《基础汉语课本》(第2册,华语教学出版社出版),同时也在给14年级学生使用借自学校的教材《汉语入门》(共3册,莫斯科蚂蚁出版社出版)。卡力木老师给一、二年级学生使用的教材为《汉语新目标》(第1册),给三年级学生使用的教材为《基础汉语40课》(下册,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阿扎玛特老师先后使用的教材有《汉语新目标》(12册)供一、二年级使用,《基础汉语课本》修订本一、二、三、四册分别用于一、二、三、四年级,《汉语入门》供一、二、三年级使用,《实用汉语教科书》(俄罗斯东西方出版社出版,2007年版),供五年级学生使用。

王亚娟谈到,在教材方面,吉尔吉斯斯坦高校的汉语教学并没有使用统一的教材,而是根据各自专业的特点自由选择[1]。史王鑫磊指出目前开展汉语教学的中小学和大学所使用的教材丰富多样,有来自中国的,也有来自俄罗斯的,还有的是教师在当地自行收集整理的[2]。据调查和访谈,中亚其他国家也存在同样的教材使用现状。

   (三)孔子学院使用教材有一定保障

孔子学院自行储备的教材和国家汉办所赠教材为教学带来了很大的便利,另外大多数孔院教师在赴任期间均自备有不同的教材,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教学上的教材困境。如:比什凯克人文大学孔子学院2010年学年第一期培训班使用教材情况为初级班采用的是《新实用汉语课本》第1册,中级班采用的是《初级汉语口语》(上册,戴桂芙等编著,北京大学出版社);第二期零起点班采用的是《汉语新目标》(第1册),中级班采用的是《初级汉语口语》(下册),商务汉语班采用的是《商务汉语金桥——中级阅读》(上册,北京大学出版社)。可见培训班的开设和教学的顺利进行得益于教材的保证。

近一两年中亚地区各国汉语教材运行流程大致为孔子学院每年所需教材可向国家汉办申请,各教学点所需教材可向孔子学院申请,由孔子学院提供规定数量的教材,其教材流向主要面向中小学。孔子学院所能提供给高校学生的教材数量有限,无法满足所有学生购买教材的需求,学生只能通过复印获得。很多教学点教材紧缺,部分教学点甚至没有可用的教材,授课内容由老师自编。

(四)现有教材存在一定问题

《新实用汉语课本》(汉俄版)在中亚地区高校使用较为普遍。吉尔吉斯斯坦的教师评论说:有些课文内容不适合当地的学生,比如,汉字的书写学习顺序与课文中出现的汉字顺序不配套,例如“聚会”、“抱歉”等词在课文中出现的顺序早于学生的认读顺序。北京人的习惯说法、儿化音过多,都加大了学生学习的难度。哈萨克斯坦的教师在访谈中提到:“教材中出现的问题有注释错误,内容还是有点少,也不丰富,缺乏趣味性,上课过程中需要自己加入很多和日常生活紧密相关的内容。”

吉尔吉斯斯坦国立民族大学国际教育一体化学院曾试用过《发展汉语》(系里出资购买),但对当地学生不适合。原因之一在于是汉英版本的,汉英对照的教材难于采用,不方便学生学习,他们不愿意花精力翻词典,而且很多学生也没有相应的工具书可供使用。《博雅汉语》在中亚各国小范围内也有使用,但本土学习者反映他们更需要中俄对照的博雅教材。

吉尔吉斯斯坦阿拉套大学根据课型的不同使用了相应的教材(见表1)。该校任教老师反映说:“在选用具体教材上曾出现过问题,比如听力教材使用过原声汉语教材,因杂音大、语速快,不适合初级阶段的汉语学习,因此就不予采用了。”

塔吉克斯坦孔子学院教师针对该国有一定影响力的汉语教材在访谈中谈到:一些HSK34级词汇在《大学汉语》第一册中出现,不适合零起点学生;课文内容安排不注重交际性,学生学习后在生活中用的可能性也比较小;课后练习没有针对课文重点内容设计,对学生的实际帮助不是很大;多数学生反映塔吉克语翻译有错误之处。《经理人汉语》课文所侧重的交际内容当下已略显陈旧。

(五)汉语专业教材奇缺

中亚地区部分高校院系的汉语专业开设有相关的汉语专业课程,但却缺少配套的专业教材。如吉尔吉斯斯坦玛纳斯大学东方语系汉语专业开设有《汉语史》这一门课程,该课程的教材由任课教师呼格吉勒图老师本人自己边讲授边编写。土耳其阿拉套大学人文系汉语教研室开设的汉语专业缺合适的汉俄翻译教材。奥什人文师范学院和吉中经济学院汉语专业所开设的汉语教学法、中国文学、汉语修辞学、中国宗教学、中国国情、汉语翻译理论与实践等课程均无固定教材。

(六)汉语系列教材缺乏

中亚地区开展汉语教学的很多高校汉语系列教材缺乏也是一个普遍问题。如,塔吉克斯坦国立民族大学孔子学院总部没有班级使用《博雅汉语》系列教材,因为孔院所备的此教材不配套,不成系列(初级—准中级—中级—高级),而且数目很少,甚至不够一个班(平均12人左右)的学生使用。目前该孔子学院零起点所有班的学生所使用的汉—塔语对照版的《大学汉语》仅有第一册,后续的衔接教材没有跟上。继《大学汉语》之后采用的《经理人汉语》(上下册),学生学完后仍然面临选用过渡教材的问题。至于听、说、读、写、译技能训练的系列教材在中亚地区尤其缺乏。

(七)汉语教师同样缺乏教材和教辅资料

在中亚地区不但汉语学习者缺乏教材,而且专门从教的汉语教师同样面临这一问题。绝大多数汉语教师由于手头有什么教材或是熟悉什么教材,就各自采用什么教材,而且都是自己想办法找教材。在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人文大学吉汉系任教的公派教师焦老师在谈到自己使用教材情况时介绍到(见表2):“三年级所用教材是《初中级汉语口语与听力》;五年级用的是《城市名片》,是自己(从国内)带来的。”奥什国立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服务系四年级两个班学生采用的是《汉语新目标》第2册,同年级另外两个班采用的是《汉语新目标》第3册。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教材不够教师人手一本。奥什人文师范学院汉语教师努尔古丽老师所用的《实用汉语教科书》(12册)和《汉语教科书》(1979年版)是她的前任老师留给她的,《中国的几个省市》为学校藏书。

(八)前苏联时期和俄罗斯出版的教材也在使用

前苏联时期和俄罗斯出版的教材仍由部分本土汉语教师在使用。《汉语入门》共3册,由莫斯科蚂蚁出版社出版。吉尔吉斯斯坦奥什国立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服务系区域学专业四年级3班学生在一至三年级时分别使用过13册;加拉拉巴德州国立大学一年级学生使用的是第1册。《基础汉语》共4册,由莫斯科东方文化出版社出版。奥什人文师范学院汉语教师努尔古丽老师给汉语专业一、二、三年级学生使用的该教材借自学校图书馆,仅限一本。

(九)课型随教材而定

在中亚地区采用什么样的教材是由各任课教师自定的,教材类型不同,课型相应地也不同。如奥什国立大学有两位老师使用的教材是《汉语口语301句》(上册),其中一位用的是该教材的复印件,很自然地课型也随之发生了改变。

(十)教材价格偏高

中亚地区图书的价格很高。如一本《汉语入门》,仅第一册,在吉尔吉斯斯坦复印需300索姆,在书店购买则需720索姆,带配套磁带是900索姆,按1元兑换6.4索姆计算,则分别需人民币46.88元、112.5元和140.63元。《基础汉语课本》(华语教学出版社出版)两册复印合计800索姆,折合人民币125元,足见复印和购买都很贵,很多学生花费不起。

五、对策

从上述各高校院系所选用的教材情况来看,整体上中亚地区高校汉语教材使用趋势逐渐向可喜的方面发展。但同一院系教材不统一,不配套,使用混乱,各任课教师自行决定教材,由此造成一系列问题,如课型不同、考试内容和形式各不相同,在评价学生学习与教师教学的质量和效果方面,标准也不同;由于经费和其它原因,很多高校基本没有购置汉语教材以供学生所需,更谈不上辅助参考资料和音像制品了,尽管中国国家汉办加大了教材赠送的力度,但还远远满足不了汉语市场的需求。

目前中亚地区汉语国际教育发展中最主要的问题之一是缺乏优秀的汉语教材。这一点已成为众多学者和广大汉语教师的共识。鉴于目前中亚地区高校汉语教材使用现状,特提出下列对策:

(一)与中亚各国高校有关院系协商,采纳中方教师的建议“统一教材”,至少各高校院系内部的教材应是统一配套的。

(二)将目前使用较为广泛,反响较好的汉俄版教材改用较为低廉的纸张印刷,可降低教材成本和价格,缩短和减少新教材编写出版所需的时间和费用,以适应中亚地区汉语市场对教材的迫切需求。

(三)胡振华教授在《中亚五国的教学现状》中指出:中亚各国缺乏本民族语言编写的具有双语特点的汉语教材,如在塔吉克斯坦汉,塔语版教材《大学汉语》广受欢迎。中国政府选派的赴中亚各国任教的汉语教师应与当地学者合作编写本土化汉语教材,这不失为解决汉语教材适宜性问题的一条途径。编写出适应不同地区文化、不同国情和不同语种的汉语教材是汉语国际教育的需求。届时中亚地区所急需的本土化双语教材有望尽早得以解决,因为教材的民族化势在必行,而中国国家汉办所设立的教材本土化项目,其宗旨就在于加快本土化汉语教材的尽快问世。

(四)加大翻译力度。教材出版部门可组织有关学者将汉—英版教材翻译成汉—俄版教材。如,将国内编写质量高的汉语技能系列教材翻译出版为汉俄版的语言技能教材,可较为快速便捷地解决中亚地区汉语市场因缺乏汉俄版汉语技能系列教材而无法开设汉语技能课的局面。

(五)进一步完善现有教材。目前在吉尔吉斯斯坦使用的《大众汉语》吉语版,在塔吉克斯坦使用的《大学汉语》塔语版,以及《汉语教程》俄语版均存在吉语、塔语和俄语翻译错误问题。在中亚各国使用较为普遍的有一定知名度的汉—俄版《新实用汉语课本》内容上应适当减少“北京人的习惯说法和儿化音过多”的现象,在汉字的认读书写编排方面应更符合第二语言学习者的汉字认读书写规律。总之,这些教材均需进一步改进和完善,以更好地满足中亚地区汉语国际教育日益发展的需求。

注释:


[1] 王亚娟.吉尔吉斯斯坦高校中的汉语教学[J].东欧中亚研究,2000,(3).

[2] 史王鑫磊.吉尔吉斯斯坦汉语教学现状研究[D].新疆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1

【作者简介】

闫丽萍,女,新疆乌鲁木齐人,新疆师范大学教授,研究方向为汉语国际教育。

班振林,新疆师范大学语言学院;

吴霞,新疆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

                       本文摘自《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对外汉语版) 2013年第6

 


本站由新疆师范大学信息管理中心建设 Copyright © Xinjiang Normal University 新ICP备10003677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新医路新疆师范大学中亚研究中心 | 邮编:830054 | 网站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