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亚留学生汉字学习策略的国别差异分析(范祖奎)
发布时间:2015-12-14  浏览次数:

 

摘要】文章以来疆学习汉语的中亚地区不同国家的本科班留学生为被试对象,从笔画策略、音义策略、字形策略、归纳策略、应用策略、复习策略、监控计划、计划策略入手,结合中亚学生汉字偏误的大量语料,对影响中亚留学生汉字学习效果的学习策略从不同的层面进行调查分析,寻求比较理想的、有针对性的汉字教学方法。

【关键词】中亚留学生;汉字策略学习;国别差异性

国际经济一体化和西部大开发促使新疆对外汉语教学蓬勃发展,大量的中亚留学生来到新疆学习汉语。在学习汉语过程中,汉字成为了他们的一道门槛。汉字字形结构的复杂性和形、音、义为一体的语素文字特点,加大了其学习汉语的难度。汉字掌握的好坏直接关系到汉语阅读、写作和汉语交际的水平。汉字学习策略能够为处理汉字难学这一瓶颈问题提供方法。本文从国别的角度出发,探讨中亚不同国家的留学生在汉字学习过程中不同策略的使用情况,从而用于促进汉字教学。

1 .研究设计

1 . 1 调查对象

20099月至20106月,共有来自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塔、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学习汉语平均年限为1年的近110名中亚留学生参加了这项调查活动,发出问卷150份,共收回了110份。为便于分析母语和不同文化背景的差异对中亚留学生汉字学习策略造成的影响,将调查对象进行国别归类,A类哈萨克斯坦学生49人、B类吉尔吉斯斯坦学生31人、C类塔吉克斯坦学生30人。在随机抽样调查的过程中,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留学生总数才4人不具有代表性。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的通用语均为俄语,但是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的母语同属阿尔泰语系突厥语族语言,而塔吉克斯坦的塔吉克语属印欧语系伊朗语族语言。

1 . 2 研究方法

本文主要采用文献法、问卷调查法和访谈法。为了使调查结果更能反应真实情况,笔者还对部分调查者进行了回访和确认。

1 . 3 语料来源

本文的语料基于四种材料:课堂笔记、每周一次的课堂汉字听写本、作业练习本和问卷调查表。

1 . 4 调查工具

本文参考江新的“语言学习测量表”,在适当的修改后进行了问卷调查。问卷共8部分(20个项目),另外,为了解学生学习汉字的基本信息和背景资料,在“汉字学习策略测量表”前附加了一个基本信息调查问卷,整个问卷由两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学生基本信息的调查,第二部分是汉字学习策略的调查。数据按照Oxford提出的方法,每个策略平均值的大小表示了被试使用该策略的频率。具体对应关系为:平均值在1.0-1.4之间表示“从不使用该策略”;平均值在1.5-2.4之间表示“很少使用该策略”;平均值在2.5-3.4之间表示“有时使用该策略”;平均值在3 . 5-4 . 4之间表示“经常使用该策略”;平均值在4 . 5-5 . 0之间表示“总是使用该策略”。

本文采用因素分析的方法,对认知策略和元认知策略的两个分量表的项目进行分析。认知策略量表抽取六个因素,元认知策略量表抽取了两个因素。

 

项目

定义

认知策略

笔画策略

学习笔画笔顺并按照笔画笔顺书写

音义策略

注重汉字读音和意义

字形策略

注重汉字整体形状和简单重复

归纳策略

对形近字、同音字和形声字进行归纳,利用声符、意符学习汉字

应用策略

应用汉字进行阅读和写作,在实践应用中学习汉字

复习策略

对学过的汉字进行复习

元认知策略

监控

学习中出现的错误进行自我监控,并对学习进展情况进行自我评价

计划

制定汉字学习的计划以及要达到的目标

   2 .调查结果与讨论

   2: 学习策略的描述性统计结果

国别

项目

平均值

项目

平均值

项目

平均值

项目

平均值

A

1

3.5333

2

2.6333

3

3.5333

4

3.21302

B

3.9000

2.8333

4.3000

2.53331

C

2.48333

1.2572

2.3222

3.86674

A

5

4.2134

6

3.2134

7

3.2312

8

2.42342

B

3.9810

3.8810

2.9974

2.13540

C

2.3134

2.9324

2.5210

3.81028

A

9

3.3134

10

3.2140

11

2.1024

12

2.92851

B

3.2412

3.1002

1.8872

3.26754

C

2.6120

2.40317

1.0221

2.43513

A

13

3.1374

14

3.47280

15

2.7480

16

2.21742

B

3.5764

3.05791

2.6321

2.45041

C

2.1043

2.90314

2.0235

2.05131

A

17

3.04017

18

2.64710

19

3.2371

20

3.03631

B

3.32410

2.81243

3.5210

3.36320

C

1.52121

1.42814

2.3531

2.84313

注:项目1=反复书写单个汉字;项目2=注重构成汉字的各个部分;项目3=注重汉字的整体形状;项目4=形体相似的汉字常常分不清;项目5=注意学习汉字的笔画笔顺;项目6=按照笔画顺序书写汉字;项目7=注重汉字的语音和意义;项目8=用读音相似的汉字帮助记忆新生字;项目9=我用汉字记笔记、写信、写便条或发短信;项目10=我读中文书报、听中文歌曲、看带中文字幕的电影;项目11=碰到不认识的汉字先猜测意思再查字典;项目12=抄写学习过的课文;项目13=我利用形旁把生字和已知字联系起来,进行分析比较的记忆和学习;项目14=我会对字形相似的汉字进行对比;项目15=我会对读音相同或相近的字进行对比;项目16=对形声字或非形声字进行对比;项目17=利用学习声旁、形旁的方式学习;项目18=能总结出汉字字形的一些规律;项目19=汉字学习过程中可以做到自我监控、调整;项目20=会及时纠正书写错误、有计划地学习。

2 . 1 字形策略

21-4项数据显示,三类学生的分值大部分在1.5-3.4之间。这三类国家的留学生中的A类和B类都比较熟悉汉字字形策略,B类学生明显要更多使用汉字字形策略,其次是A类学生较常用此策略,C类学生相对较少使用汉字字形策略。数据显示A类和B类更多地反复书写汉字,B类学生相比其它两类学生,自学能力要强,这与本身的汉字基础素养相关。因为,被试者来疆前平均都有一年汉语学习的经验,在汉字结构和整体形状方面都有一定的认知程度,所以,字形策略是他们常用的汉字学习方法,由此分析结果可知,中亚地区不同国家的留学生在使用汉字字形策略时,存在一定差异,因此,在汉字字形教学中,要加强对C类学生字形策略的教学训练。

2 . 2 笔画策略

项目5-6的数据显示,3类学生的分值都比较高,这一调查结果说明,他们在汉字学习过程中都能熟练应用笔画策略。但相比之下,AB类学生比C类学生更注重汉字的笔画和笔顺,表2的数据显示,B类学生较多使用字形策略,比较注重汉字的整体形状,三类学生对形体相似的汉字常常分不清,尤其是A类和C类学生,这进一步说明了他们在学习汉字时不注意具体书写单位—— 笔画,学习汉字时的抽象思维能力比较强。项目5的数据可显示出B类学生更注意汉字的笔画笔顺,同时可以看出A类和C类学生在汉字书写上也比较注意按照笔画顺序写汉字。

2 . 3 音义策略

项目7-8数据显示,A类和B类学生选择音义策略的比例较大,C类学生所占的比例最小。说明AB类学生更注重读音和意义,C类学生更多的用读音相似的汉字帮助其记忆新的生词。进而证明了在汉字学习过程中,母语的负迁移对A类和B类学生的影响较小,B类学生在汉字学习时主观能动性较强。而C类学生对汉字的感性认识少,特别是对汉字字形结构完全不同于拼音文字的特点感到很迷惑,汉字对C类学生来说就像是图画,字形是最大难点,这使得他们更多地使用整体字形记忆的策略,没有达到对声符和意符进行归纳、利用的阶段。在以后的汉字教学中,我们应注重音义策略,不能忽视这一薄弱环节。

2 . 4 应用策略

项目9-10的数据显示,A类学生更多地应用汉字进行交流和学习。B类学生的汉字应用均值大于C类学生,B类学生的汉字整体认知能力强于C类,在日常汉字学习过程中,A类学生更注意汉字的使用。从数据显示的结果和学生的日常交流来看,A类学生有比较好的交际能力。因此,在汉字应用策略的使用情况上,ABC类存在一定的差异性,主要在于学生自身兴趣和汉字应用的能力。所以,对于汉字应用策略的使用,对外汉语教师应重在督促和引导。对于中亚这三类国家,采取区别对待的态度。

2 . 5 复习策略

项目11-12的数据显示,三类学生应用汉字复习策略普遍较少,A类学生使用汉字复习策略最多,说明他们能够在课外抄写学习过的课文,并且在阅读汉语读物的时候,会主动查生字,而B类学生比C类学生更注意汉字的复习。其实对汉字的反复书写和抄写学习过的课文,有助于对知识的强化。从认知心理学的角度来看,“信息的激活”和加工有关,加工分为自然的加工和人为地控制加工。贮存在记忆库中的内部信息必须有外部信息刺激,才能激活、做出反应,进而牢牢地编入语言网络。因此,要注意督促学生的汉字复习,强化汉字的复习策略,尤其要关注C类学生的汉字学习进度和汉字的掌握程度,做到因材施教,逐个提高,从而加强课后巩固汉字的能力。

2 . 6 归纳策略

项目13-18的数据显示,AB类学生更多使用汉字归纳策略,而C类学生运用得比较少。项目1718的数据显示出B类学生较多使用归纳策略,尤其是利用学习过的声旁和形旁学习汉字,并且能总结出一些汉字的字形规律。B类学生的汉字整体感知和字形归纳能力较强,其次是A类和C类学生。同时调查发现C类学生在汉字学习过程中较多运用翻译法,而B类学生相对较少使用。

2 . 7 监控策略

项目19的数据显示,B类学生在汉字学习中有较好的自我监控能力,而A类学生对于汉字书写出现的错误能够做到及时纠正的行为要大于其它两类学生,C类学生使用汉字监控策略最少。在日常课堂观察和访谈中发现,C类学生的学习兴趣和自主能力都比较低,B类学生的自我监控能力最强,但纠正错字的行为能力却是最低。对于不同的交际技能的训练,口语交际或书面表达,二语习得成功者都采取了相对应的策略。同时,他们还能随时监控自身的学习行为,根据学习目标和学习阶段的变化,制定并调整自己的学习计划。因此,在汉字学习过程中,应该加强监控策略的应用。

2 . 8 计划策略

项目20的数据显示,AB类学生的均值大于C类学生,说明AB类学生在汉字学习过程中,有更明确的计划性,比C类学生的汉字学习计划性要强得多。从上表的数据分析得知,这三类在汉字计划策略方面的使用频率都很低,所以在未来的教学和研究上应该予以重视。

3 .中亚留学生在汉字偏误方面的国别差异分析

分国别进行偏误分析,是为了进一步探究中亚不同国家留学生在汉字学习策略使用上的差异。

3:分国别进行偏误分析

国别

项目

错误总数

项目

出错总数

项目

出错总数

项目

出错总数

A

1

126

2

213

3

1260

4

904

B

87

210

840

836

C

399

455

1434

1224

注:项目1=语音混淆错误;项目2=字形混淆;项目3=结构混淆;项目4=笔画混淆。  

3显示,ABC三类在汉字错误数总量方面的差异中,B类的汉字错误率最低,A类比C类的错误率略低25个百分点,说明三者在汉字书写方面存在一定的差异情况,现就具体差异分析如下:

3 . 1 语音混淆错误国别差异分析

3显示,B类在字音错误方面的错误率最低,A类的错误率其次,C类的错误率最高。进而说明了“见字不知音”是留学生的最大困难。语料整理和分析后,发现中亚留学生在汉字语音方面的偏误主要表现在汉字的声调,因为他们习惯用字母文字来记忆音节,但不明白声调对于音节而言,也有表义功能;同音相混现象经常发生,因为他们常以拼音文字的思维方式来感受文字,而对汉字的意义难以分辨和予以理会,所以常发生汉字认读错误问题;声韵母的相混现象却发生的很少。

3 . 2 字形混淆的国别差异分析

C类的字形混淆错误最多,BC类的犯错相差不大,A类的要略高一点。笔画部件书写不到位,他们往往把笔画部件较多的部分拆分开来写,使整字失去平衡,因为他们对汉字整体结构的认知还不够,不能以汉字的思维、从美学的角度体会方块字的整体感。相关研究一般把这种书写错误视为别字,这种错误主要是由于学生对音及形的认知偏误引起的。

3 . 3 结构混淆的国别差异分析

三类学生的汉字结构混淆方面的错误都很大,他们之间存在较小的差异,C类的错误最多,A类比B类的错误高一点。他们都有近一年的汉语学习经验,并且具有一定的识字量,“书写错误中错字比别字多,但随着识字量增加,错字错误减少,别字错误增多。”语料调查发现AB类的汉字结构混淆的主要是别字,C类学生更多的是错字。

汉字是由基本笔画和部件构成的,其基本结构主要有上下结构、左右结构、包围和半包围结构四种类型。汉字结构混淆包括:多一点、少一点、替换部件、少部件等,也就是所谓的错字。它是中亚学生在汉字学习中出现的重点错误之一。由于受拼音文字书写习惯的影响,他们书写时,常混淆结构顺序。

3 . 4 增减笔画错误的国别差异分析

项目4显示,C类学生的错误最多,A类仅次于B类的错误程度,B类的错误最少。语料中这类错字以形声字居多,“如果说增加意符是书写者对我国汉字形声字的一种自觉运用,那么减损意符则是书写者对我国形声字的一种不完全把握,他们知其音,但不知其形,恰好是意符使用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汉字具有符号性,但他们对此很模糊。

4 .应对汉字偏误的汉字学习策略

上文数据显示,三类汉字字形混淆的错误程度为C>A>B,所以鼓励C类学生多使用汉字的字形策略,反复书写汉字,注重构成汉字的各个部分,注重汉字的整体形状,强化区分形体相似的汉字,从而减少字形混淆的错误次数,正确书写汉字的字形。B类学生的字形策略使用得最好,但也有字形混淆错误,主要在于不能正确区分形体相似的汉字,所以,建议B类学生多使用归纳策略,把形旁相似的字归纳总结,进行分析比较的学习。A类学生使用应用策略的次数最多,可以强化他们在汉字书写时的准确性。

三类学生汉字字音混淆的程度C>A>B,说明音义策略的使用程度、次数和字音混淆的程度成正相关关系。所以,要加大中亚留学生汉字音义策略的使用效度,减少这方面的汉字偏误。

三类学生汉字结构混淆的程度为C>A>B,即53 . 31%>47 . 78%>44 . 55%,三者之间的差异程度不大,三类在汉字复习策略、监控和计划策略的使用情况均为B>A>C,所以要加强AC类学生在这方面的汉字学习策略,B类学生要发挥这方面的策略优势,提高汉字书写的正确率。

5 .汉字教学的思考

5 . 1 根据汉字学习策略的国别差异性特点,鼓励学生使用多种汉字学习策略。调查结果显示,中亚国家三类留学生在汉字字形策略和音义策略的使用情况都是B>A>CAC类学生使用这两种策略的次数最少;笔画策略的使用情况为B>A>CC使用这种策略的次数最少,所以对外汉语教师不仅应当熟知汉字的结构和留学生的偏误类型,而且要熟悉中亚留学生汉字学习策略的使用情况,做到因材施教,注意加强CA类学生的字形策略、音义策略的使用效率。

5 . 2 根据国别差异性特点进行针对性训练。中亚国家三类学生应用策略的使用情况为A>B>CC类学生的汉字应用策略使用最少,B类学生的使用较好,A类学生使用的相对最多。建议BC类多所使用汉字应用策略;三类复习策略的使用情况为B>A>C,建议提高AB类学生这种策略的使用效率,尤其要多关注C类学生;三类归纳策略的使用情况为B>A>CC类学生归纳策略使用的最少,特别要提高使用它的次数。归纳、应用和复习策略是留学生学习汉字最有效的策略,调查发现,这三种策略是中亚留学生最不擅长的策略。作为对外汉语教师首先要培养学生归纳汉字类别的能力,以便应用和记忆汉字。

5 . 3 引导学生使用设置目标的元认知策略来调节、管理个人汉字学习活动。调查结果显示,中亚国家三类学生在监控策略和计划策略的使用情况为B>A>CC类学生的自我监控和计划性不强,其他两类的使用稍微要多一点。所以要采取多种方式引导学生使用元认知策略管理个人汉字学习活动。

【参考文献】

[1]丁志斌.2011.语言类型学视野下的第二语言习得研究[J].语言与翻译,(1).

[2]傅政.2001.二语学习成功者策略研究初探[J].外语教学,(2).

[3]范祖奎.2009.中亚留学生汉字学习特点调查分析[J].民族教育研究,(3).

[4]江新.2000.汉语作为第二语言初探[J].语言教学与研究,(1).

[5]江新.2004.拼音文字为背景的外国学生汉字书写错误研究[J].世界汉语学,(1).

[6]肖奚强.2002.外国学生汉字偏误分析[J].世界汉语教学,(3).

[7]王玲.2012.对中亚留学生语音教学现状分析及建议[J].语言与翻译,(3).  

【作者简介】

范祖奎,男,新疆师范大学国际文化交流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中亚汉语国际教育研究中心”成员,主要研究方向为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

                                         本文摘自《语言与翻译》20131


本站由新疆师范大学信息管理中心建设 Copyright © Xinjiang Normal University 新ICP备10003677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新医路新疆师范大学中亚研究中心 | 邮编:830054 | 网站访问量: